学长带我去厕所玩游戏 学长去厕所好不好

学长带我去厕所玩游戏 学长去厕所好不好[图文无关]

香水是展览会拥有很强的保全系统,如果没有邀请函,是无法进去的。

尚浩辰泊车后,从西服内侧口袋中,掏出一张金灿灿的请帖。许诺看过去,连邀请函都那么有含金量,想来进入展览会的人,非富即贵。

心底忍不住嘀咕,幸好有姚七七买的裙子,不然真穿了自己那些小家子气的棉裙或者运动装,许诺要羞死人了。

进入里面,才发现有好多个展览馆。一股子香气扑鼻而来,许诺看着满眼的琉璃水晶等瓶子,里面装满了令人神往的各色液体。

“哇塞!这是用巴西进口水晶制作而成的瓶子呢!”其中一人,惊讶地说道。

尚浩辰闻声笑着说:“那是中上等级的香水,看颜色,主要以绿色纯天然植物提取的香精制作而成,其实相比于花儿制作成的香精,气味要稍微清淡一些。”

“这边的就是各种花朵,制作成的香精,然后配合其它香料,制作成的具有花香的香水。比较受年轻一族的女孩喜欢,当然了,也有一些花比较稀少,制作成的香水,就属于限量版的。”

尚浩辰俨然一副行家的模样,如数家珍地对两人做起了介绍。

“哇塞!这个香水瓶子好漂亮啊!”姚七七忽然惊叹地,将一只白色的镶钻的香水瓶子取出来,在手里把玩。

尚浩辰眯着眼睛说:“这只香水瓶子,是复古式的西式镶钻瓶子,里面的香水叫做‘跟我走吧’,源自于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属于上等香水。”

许诺感叹地说:“其实,香水瓶子的设计,也是一门很有艺术的学问。”

尚浩辰点头说:“大多数的香水师,也会辅修瓶子设计。毕竟,香水师自己调配出来的香水,也只有自己能够知道,适合何种瓶子。不过也不排除,设计师和香水师之间,灵感很默契。”

姚七七问道:“那,相我手里的镶钻瓶子,这上面的钻石,应该也要分三六九等吧?”

尚浩辰点头说:“没错。钻石并不仅仅是白色的,还有粉色的,蓝色的,甚至是紫色的,绿色的等。而品级也是不同,所以这瓶香水的价格,还要参考瓶子的造价以及里面的香料与香精成分,然后综合出一个市场单价。”

许诺忽然说:“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上面的钻石如果有破损的话,岂不是要影响这瓶香水的价格了?”

尚浩辰赞赏地说:“没错,正是这样。不过,一般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毕竟,香水主要卖的,还是香水液体,而不是香水瓶子。”

许诺说:“也就是说,一般档次也就是中等档次的香水,其实瓶子大多数是用玻璃制成,主要价值还是香水。只有限量版的高档的香水,才会用奢侈贵重的香水瓶,去昭显香水更加的高贵,是吗?”

尚浩辰说:“是,小诺很聪明。”

姚七七一脸的放光说:“听学长这么说,我都迫不及待,等毕业了,也要成为一名香水师,把香气带给每个人!”

尚浩辰不置可否地说:“很好啊,我们尚氏有许多优秀的香水师,你有兴趣,到时候欢迎加盟尚氏!”

姚七七眸光一亮:“这么说,你们家,就是这方面的生意吗?”

尚浩辰骄傲地说:“嗯,到时候找个时间,请你们去尚氏集团下面的香水店铺参观一下。”尚浩辰优雅地一笑,尽显自己的阔气和帅气。

学长带我去厕所玩游戏 学长去厕所好不好[图文无关]

尤其是,在两个美女面前,这样更加昭显了他独特的用金钱堆积起来的贵气。

许诺不大感兴趣,不过也不能表现得太冷漠,随意拿起一个绿色的香水说:“这只是翡翠制成的瓶子吗?”

尚浩辰走过去,从许诺手中将瓶子拿起来,看了看说:“没错,是翡翠制成的瓶子。里面是风信子香气的香水,叫做爱情女神。据传,爱情女神维纳斯最喜欢收集风信子花瓣上的露珠,由此而来,这位香水师取了个这名字。”

许诺来了兴趣:“爱情女神?原来,香水的命名,这么有趣。”

尚浩辰颔首说:“香水师自己拥有命名的权利,这种出自神话故事,或者典籍中的名字,其实也是很好的销售宣传。”

就这样,尚浩辰带着两个小美女,将整个展览馆大概都逛了一圈,同时还给了详尽的解释,将姚七七迷得七晕八素的。

许诺全程都是挂着淡淡的微笑,既不热情,也不冷漠,而是恰到好处的保持着距离的美感,尚浩辰好几次,都多看了几眼许诺。

惹得姚七七心底又急又妒,好几次都出言打断,故意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对此,许诺不置可否,姚七七本就是花蝴蝶一只,恨不得全世界男人都只围着她打转不可。

离开展览会的时候,三人还是一起去吃了个晚餐。尚浩辰很绅士的,也很大气的,邀请两人去了一家西餐厅。

一路上,姚七七嘴巴就像是播音器,没有停止过。

许诺一度认为,应该是尚浩辰也感觉到姚七七的吵闹了,所以故意喧杂高档优雅的西餐厅,从而能够适当阻止姚七七的絮絮叨叨和大惊小怪。

不过很显然,姚七七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与高富帅帅哥亲切交谈,联络感情的机会,这不,姚七七说:“学长,你现在应该是开始实习了吧?”

尚浩辰不置可否地说:“嗯,应该说我早就在自家公司实习了两年多了,现在只不过是增加更多的实践经验。”

许诺嘴角一勾,优雅地喝着咖啡,做出仔细听着的样子。

姚七七总会先一步,挑起话题,这样的女人,对于尚浩辰来说,没有丝毫吸引力。因为,她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没有挑战性。

许诺注意到,尚浩辰薄唇微微翘起,似乎已经表现出对姚七七的厌烦和鄙夷,偏偏姚七七还没有察觉。

许诺想着,看小说,都是描写好看男子薄唇,但是也薄情和薄凉,仔细一思索,可不是吗?尚浩辰的确是薄情,而且薄凉!

“学长好命,好多人都忙着投简历呢!”姚七七适时地恭维起来,眼睛里是满满的羡慕和爱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