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我想爱上你(沈薇安楚战北)无弹窗阅读

精品好书《余生我想爱上你》由著名作者团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薇安楚战北,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只要你还在,爱的信仰不会丢失。余生还很长,我们可以继续相爱。

《余生我想爱上你》 第2章 好久不见 免费试读

六点钟左右,沈薇安从理发店出来,打车去了约好的酒店。推开富丽堂皇的大门,扑面而来便是一阵呛人的烟味,沈薇安眉头紧蹙,勉强笑着星达集团的老板们打招呼。

“是微微啊,快坐过来,真是好久不见了!”桌前一个中年男人笑着朝沈薇安招手。

这人她是认识的,曾经和家里生意有些来往,应该算她的长辈。

“刘伯伯。”

沈薇安莞尔一笑,伸出手将碎发拢到耳后。灯光下白皙的腕子和光洁的小脸让刘昌雄看愣住了,紧接着舔了舔下唇,眼中的精光更甚。

“这么多年不见,微微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刘昌雄就让沈薇安坐在他旁边,还张开手臂搭在椅背上,亲密得有些反常,“怎么来晚了呢,给叔叔伯伯们赔个礼,自罚一杯!”

男人身上传来腻腻的油味,让沈薇安有些不自在,但她对刘昌雄并没什么防备,加上今天是本就是有求而来,于是乖顺地拿起酒杯,对酒桌上的人一一敬酒。

三两杯下肚还好,可这一圈下来,不擅长喝酒的沈薇安就有些吃不消了,

然而刘昌雄仍不肯放过沈薇安,拉着她又碰了碰杯,还有意无意地摸她手背,“对了微微,你是怎么把皮肤保养得这么好,也教教伯伯。”

“我,我就是擦一些普通的护肤品……”

沈薇安喝得小脸红扑扑,模样惹人怜爱极了,她本就生得好看,一双高挑的桃花眼如水中含春,只是淡淡一瞥就勾得刘昌雄心痒痒。

刘昌雄可不在乎沈薇安是什么身份,送到嘴边的猎物,哪有还放手的道理。

思及此,刘昌雄贴得更近了,咸猪手直接放到了沈薇安的大腿上,“微微啊,伯伯要提醒你,女孩子一个人在外边要保护好自己……”

感受到陌生男人的触碰,沈薇安“腾”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虽然被灌得头脑发昏,却还是能察觉到危险临近的,这男人图谋不轨,她不能留在这里。

“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沈薇安跌跌撞撞地跑出包间,谁知道刘昌雄也追了出来,在僻静的走廊里将沈薇安压在墙上。

“微微,你跑什么呀?”男人吐出的腥臭气让沈薇安连连皱眉,她扭动身子挣扎,刘昌雄死死按着肩膀不让她动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来到目的,想让我出钱给沈氏集团是不是?”

沈薇安拼命推搡着他,听到这话后一怔。

“只要今晚你让我高兴,我就给你一百万,怎么样?”

话音刚落,刘昌雄的领子被人提了起来,紧接着一股大力将他直接甩到了对面墙上。

嘭!

一声巨响吓得沈薇安酒醒了大半,她抬眸一看,竟然是楚战北。

“你这混蛋,你干什么!”刘昌雄扭动着肥胖的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满眼盛怒要找那人算账,谁知一看是楚战北,嚣张的气焰顿时散了大半,“楚,楚总?”

“刘总好兴致。”楚战北缓缓转身,轻扯唇角,露出一个让人胆寒的淡笑,“贵太太每天在家安心养胎,您却在外面拈花惹草,一百万一个晚上,还真是不多也不少……”

“您听错了,听错了!”刘昌雄面色一变,连连摆手解释,“我可能是喝醉了,我先回去了。”

可刘昌雄是沈薇安最后的希望,如果连他也不肯投资……

“怎么,你舍不得他?”瞧着沈薇安那不甘不愿的眼神,楚战北只觉得心中一阵怒火翻涌,于是眼中的凌厉更甚,“陪酒的滋味如何?”

沈薇安脸色一白,压低声音解释:“你误会了,我没有做那种事。”

瞧她这一身精心打扮,还有满身的酒气,不难想到方才席间发生了什么,这个女人……

“是不是为了沈氏,你可以付出一切?”楚战北俯下身子注视她,凉薄的声音渗入耳膜,每一句都让她心如刀绞,“身体,尊严,还有什么?我倒真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女人。”

“够了!”沈薇安猛地推开他,清淡的眼眸中怒火肆意疯长,“你早该知道我是这样的人!为了利益,我可以嫁给比我爸爸年纪还要大的男……唔!”

话没说完,男人霸道的吻便落了下来,她被抵在墙上吻着,让沈薇安无处躲闪,只能乖乖承受着。

这是个带有惩罚性的吻,冰冰冷冷的,让沈薇安察觉不到一丝温度,只有无边的恐惧在心底蔓延,直到她下唇一疼,血腥味在两人间蔓延开来。

“呼……”乍一呼吸到空气,沈薇安竟从头到脚泛起一阵酥软,她脱力似地倚在墙上,耳边尽是心脏急速擂动的声响。

“我给你两个选择。”楚战北冷冷看着她,点漆似的黑眸看不出什么情愫,“等沈氏破产,或者做我的女人。”

“不,沈氏集团不会……”话没说完,下巴便被男人挑了起来,这一下扯动了下唇的伤口,疼得她直吸冷气,“我不介意再多几个刘昌雄为敌,你若不信便去找他们试试看,没人会帮你。”

男人满是侵略的气息包裹了她,沈薇安骤然一愣,眼眸中的慌张无措尽被男人收入眼中。

“给你一周时间,好好考虑我说的话。”

楚战北只留给沈薇安一周时间考虑,可沈薇安不甘心,那天之后她四处参加酒会,得到的回答不尽相同,但都是没有人肯给沈氏集团的新项目投资。

“宋董,您再看下我这份企划案……”

“今天咱们不谈公事,喝酒!”

今晚是沈薇安最后的机会,她绝不能放过,可眼看着酒过三巡,桌上几人都没什么兴趣听她讲合同,渐渐有些着急了。

“沈氏集团真的很需要这笔投资,这次的新项目……”

“小沈啊。”宋董压下了她举起的合同,面露难色道,“我真的有心无力呀!你不知道,早有人警告过我们,不该管的事不要管,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沈薇安第一个就想到了楚战北,那天他胸有成竹的模样,难不成是早有预谋,要把她逼上绝路?

思及此,沈薇安气得指尖发颤,她咬咬牙收起合同,转身想去下一桌再试试,“我知道了”

刚一起身,电话响了。

“……你父亲在市中心医院抢救,快过来。”

深夜的时候气温降到了零度以下,阴沉寂静的夜空像是被砸开了个黑窟窿,冷风嗖嗖往里灌,像刀子一样往脸上刮,沈薇安风尘仆仆赶到医院,身子已经冷得像个冰块。

“爸!”

沈薇安到时手术刚刚做完,父亲插了满身的管子被推出手术室,她急忙扑到医生面前询问情况,谁知这时手机又响了。

医生朝她比划了个手势,让她先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