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冷王嚣张妃全文免费阅读(凤凌雪夜璟澜) 完结版

翌日清晨,凤凌雪吃过早膳后便独自站在窗边看着远处的风景发怔。

锦茹看着她一副心事重重、郁郁寡欢的模样,还以为她是在为夜璟澜迎娶侧妃之事伤怀。

于是小心翼翼地拿了件厚衣服走过去。

“主儿,天气冷了您添件衣服吧?”

锦茹将褂子披在凤凌雪肩膀处,而她却摇摇头推开,转身朝屋里走去。

“感觉不出冷。”

她冷声回答是因为她真的感觉不到冷,而锦茹却忍不住眼底泛光。

她家小姐一定是因为心凉,所以都感觉不出身上冷了。

唉,她们家小姐真的太命苦了!

其实凤凌雪刚才站在窗口看着远方是在打量着王府的格局和布置,甚至在心底盘算着如何继续谋杀夜璟澜。

她哪有什么郁郁寡欢?

她满心满眼想的都是杀掉夜璟澜后,她该有多痛快!

不过在得知夜璟澜娶侧妃时,她的心口处的确有一丝酸涩。

说不出究竟是原主爱的太深刻,怨念不散,还是已经成为了习惯,自然而然地生理反应。

总之就是有点别扭。

三年前,皇上赐婚,凤凌雪嫁给了她钟意的崇阳王,进了王府,成了他的结发之妻。

可夜璟澜呢?

连新婚之夜都没有去过她的房里,更别提什么圆房之事了。

三年来,夜璟澜只每月例行公事地招凤凌雪去两次书房。

然后不足一盏茶的时间便遣她离开,期间一句话都不肯与她说,就那么冷着,淡着。

三年了,按理说正常女人早该攒够了失望吧?

毕竟爱慕的热情总会渐渐冷却。

可是凤凌雪竟然会豁出去一切给夜璟澜下**。

难不成是太不甘心,所以才想放手一搏?

原主对于夜璟澜的记忆片段并不多,即使是苏媚努力回想,也只是依稀记得三年前,宫中接风宴上,凤凌雪对他遥遥一见倾心时那份刻骨铭心的感觉。

不过,夜璟澜却从未正眼看过她。

这样的感情,有什么好纠缠的?

“主子,秦海来了。”锦茹禀报,眼底带着一丝喜悦。

秦海也是夜璟澜身边的护卫,平日里传话唤凤凌雪去书房的都是他。

不过,凤凌雪心里清楚,如果不是碍于她父亲凤丞相的面子,每月他连这两面恐怕都不想见她吧。

上个月因为**之事,夜璟澜没有理会她,可这个月,他们昨天才见过面,怎么今天又来叫她了?

难不成,是因为虐打之事和娶侧妃之事,怕凤丞相急眼,所以多见她两次,安抚人心?

“让他上来说吧。”凤凌雪坐下,手指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早已凉透的茶。

“主儿,这茶凉透了我帮您沏一壶热的来。”锦茹忙阻拦。

“不必了,我喜欢喝凉的。”凤凌雪直接拿起来猛地灌了一口。

冰凉入喉,醍醐灌顶。

这种程度,应该可以让灵魂深处的原主清醒吧,也省得她再悄悄心疼,影响现在的自己。

秦海上来了,先是行礼:“给王妃请安。”

“免礼。”

“爷请您到书房坐坐。”

凤凌雪把弄着手里的茶壶,又到了一杯,然后抬眼看着秦海,眼底忽然升着一团冷雾,思忖间,向他摇了摇头。

“告诉夜璟澜,姑奶奶不想伺候,让他别烦我。”

闻言,秦海目瞪口呆,就连锦茹的下巴也差点儿兜不住了。

这算得上是凤凌雪第一次拒绝见夜璟澜。

可是,即使是拒绝,也不能说的如此不敬吧?

“主儿……”锦茹小声喊她,手指轻轻在下面拽了拽她的衣服。

可是凤凌雪却丝毫不忌惮,刚才一说出口,心底压着的一块大石头突然就炸开了,整个人爽利多了。

想必,做了三年舔狗,这具身体本能地被她这句话给爽到了吧?

秦海终于收敛了神色,忙垂首道:“属下明白了,这便去【如实】回禀王爷。”

他那两个字咬的沉重清晰,说完便走了。

凤凌雪虽然是爽了,可是喝了一大口凉茶,这肚子便疼了起来。

凤凌雪不敢发作,毕竟小锦茹唠叨起来可比夜璟澜发火还可怕,她硬是忍着没敢露出一丝痛楚,只是略皱着眉头,脸色不是很好。

锦茹不懂的看着她,心中充满了各种担忧和疑虑,可是却不敢问出口,生怕惹她家主子伤心。

把锦茹支出去后,凤凌雪才捂着肚子难受起来。

她郁闷极了,早知道就不装了!

真真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早上起得太早,这不,立马就困了,她起身上床捂着被子睡觉,然后用腿夹着一个枕头,这才缓解了肚子的疼痛。

迷迷糊糊睡着后,她似乎听到梦中有人跟她说话。

“谢谢你……”

“我爱而不得,实在不甘心才丢了这底线和脸面。”

“希望你能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为自己活,不要再爱那不值得托付之人,永别了,凤凌雪。”

……

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过来时凤凌雪竟然满面泪痕,哭的连枕头都湿透了。

不过,好在肚子不疼了。

凤凌雪擦了擦眼泪然后唤锦茹帮她更衣,好不容易来到古代,既然出不了府门,那就去王府花园里走走也好。

刚才她在阁楼上看到远处有一片特别雅致的园子,里面开满了梅花,锦簇而艳丽。

“虽接近晌午,可是主儿出去也要穿厚些。”红袖说着帮她又添了一件褂子。

“哎呀怕什么,还能冻死我吗?”凤凌雪无奈地笑。

“主儿您的身体怕寒,夫人每次见面都叮嘱奴婢们要注意给您添衣服,若是奴婢没做好,岂不是辜负了夫人的嘱托?”

“唉,你是不是每次和我产生分歧都拿母亲来压我?”凤凌雪无奈地白她一眼,可她却像是占了上风般沾沾自喜。

凤凌雪腹诽:哼,小丫头,老子那是懒得与你计较,可不是真想听你的话。

她心里想着,但也觉得多穿一层确实格外温暖了些。

从屋里出来,寒风阴凉,属实不是个适合遛弯儿的季节。

但凤凌雪就是想走走,好不容易养好了伤,自然要多出来浪一下。

梅园里的花开的正旺,到处鲜艳**、美不胜收。

小说《腹黑冷王嚣张妃》 第9章 不想伺候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