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农女药翻天!许小鱼傅承彦by小橙汁

《末世农女,药翻天!》是大家非常喜欢的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小橙汁,主要角色有许小鱼傅承彦,下面一起来看看小说的主要内容:末世军医一朝穿越,成了失忆的傻子小农女。作为外来户,养父母饱受村民白眼,而哥哥们瘸的瘸病的病,还有奇葩亲戚各种压榨......许小鱼手握空间,外加高超医术,一边治哥哥,一边虐起奇葩毫不手软,顺便做点小生意发家致富。只是这位偶然救下的美少年像狼一样盯着她,是怎么回事?

《末世农女,药翻天!》 第14章 免费试读

村长一直没将许家这外来户看在眼里,任由村民们欺负许家。

这次也一样,可他没想到许小鱼这小傻子清醒之后,竟然是这么难对付,动不动就要见官!

张大牛什么德性他清清楚楚,要真的到了县衙,有理还是许家,他不能让自己在县令老爷那名声尽毁。

村民们得了村长的命令,一拥而上,将张大牛夫妻绑了起来。

正要带走,许小鱼却又淡淡地开口:“偷我家的东西,为什么要送到你们张氏祠堂去?我们不姓张,可进不去你们张氏祠堂,村长打算借机偏袒他们吗?”

村长的心思被许小鱼戳穿,有些恼羞成怒:“大人的决定,你一个孩子瞎搅合什么?老许,你就这么由着她冒犯长辈?”

张桂英冷冷笑道:“小鱼的话有道理,还是就在这把事情弄清楚的好,不然到了祠堂反咬我们一口,我们也没法子辩驳。”

“你!可别不识好歹。”村长黑着脸。

“不识好歹?”许小鱼轻嗤,“我们许家想要个公道就叫不识好歹,村长这么是非不分,难怪张氏族人一个个都擅长颠倒是非,毕竟有个好榜样不是?”

“许小鱼,你放肆!”村长怒喝。

许有才悄悄拉了许小鱼一下,让她别激怒村长。

许小鱼装作没发现,大富村的村民实在是太恶心她了。

不能弄死他们已经让她很膈应了,还要隐忍他们蹦跶?

许小鱼表示,她做不到!

“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村长觉得是姓张就能偏袒的话,那就别怪我明天闹到县衙去。别以为张氏族人多,我就怕了你们,到了公堂之上,我倒要看看谁的脸面挂不住。”

许小鱼掷地有声,态度强硬,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大有村长一意孤行,她就真的说到做到。

村长气得涨红了脸,指着许小鱼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姗姗来迟的张氏族长,递了台阶让村长下来:“偷东西这事不能姑息,既然人赃并获,自然是要给许家一个交代,就在这处理吧,没必要到祠堂污了列祖列宗的眼。”

顿了顿,他又看向许小鱼:“过刚易折,小姑娘还是不要这么咄咄逼人。”

“可人们往往挑软柿子捏,族长难道不也是?”许小鱼怼回去。

族长一张老脸顿时沉下来。

许小鱼视而不见:“欺人太甚会遭反噬,我们还年轻,未来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族长,莫欺少年!”

张氏族人闻言,顿时讥诮地喷许小鱼:

“你个小傻子说什么疯话呢?便是我们说张大牛无罪你又奈何得了我什么?我告诉你,在大富村,就是我们姓张的说了算。”

“还莫欺少年呢?你们许家唯一有点出息的许五郎说不定明天就死了,还指望他出人头地呢?真是笑死我了!”

“我们张氏族人很害怕呢,要不大家伙发发善心,捐点银钱买口棺材给许家吧,免得一床破席卷着许五郎就下葬,那多可怜呢,好歹是秀才公呢?”

......

这些人越说越过分,直接攻击诅咒许五郎死。

房内的许五郎听着这些话,阴云密布,眼底掠过一丝戾气,但很快又隐去,他们说得也没错,没什么值得生气的。

可许家的人却火冒三丈,许大郎和许二郎抄家伙就要跟他们拼命:“我今天就打死你们这些混账东西,五郎哪里得罪你们了,你们至于这么恶毒诅咒他?”

许五郎微微有些动容,可那一丝感动也很快烟消云散。

他躺了下去,拉过被子蒙住头,完全不想理会外头的一切。

而许有才和张桂英则慌忙拦住他们。

“大哥二哥,不要生气,通常只有无能的人才用死来攻击别人。你们看,像五哥有能耐的人不会生气也不会理会他们,而且有我许小鱼在,五哥不打不会死,还会长命百岁,活得比他们任何人都要好!”

许小鱼往前一步,看着大富村的村民:“许明哲一定比你们出息,他的人生不会止步于秀才,他还会考中举人,将来在殿试上高中状元!”

明明许小鱼说的事遥不可及,她的语气也很平静,可村民却有种寒意入骨的感觉。

屋里的许五郎也听到这话。

自从他生病再也不能上学之后,许明哲这个大名就跟他本人一样,渐渐被人遗忘。他已经许久没有从别人口中听过许明哲这三个字了。

一时间,他微微有些发颤,心底竟无端生出了一丝希冀,自己的病能治好。

“但愿到那时候,你们也能像今天这么硬气,继续欺负我们许家!”许小鱼冷哼。

也许是她的眼神过于慑人,又或者是月色下的她身上杀意太过凛冽,许家院子掉针可闻。

过了许久,族长才看了村长一眼,黑着脸在许家院子处理这事。

张大牛在族长的质问下,竹筒倒豆子般将所有事说出来。

族长气得发抖,这跟被许小鱼打了一记耳光有什么区别?

一怒之下,族长请来了族规——一根浸了油的特制藤条,狠狠打了张大牛二十鞭子。

大富村回荡着张大牛的惨叫,村民们看着心生寒意。

打够之后,许小鱼让许有才他们先进屋。

等他们都回去了,许小鱼才看向族长和村长:“今日你们欺负许家,我没齿难忘,他日你们有求于我,除非跪着来求我,否则,我绝不会出手救你们。”

说完,许小鱼转身回去。

族长和村长差点吐血三升。

“许小鱼,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最后祈祷许家不要有求于张氏一族,不然你不绕着大富村跪一圈,我跟你姓!”族长气急败坏。

许小鱼回过头来轻笑:“放心吧,你们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你......”

“三叔息怒,别跟傻子一般见识。”

眼瞧着族长就要气得晕过去,村长赶紧扶着他给他顺气。

好一会,族长才缓过来,怒不可遏地道:“许家以后有什么事,张氏族人谁都不许帮他们,否则就视为叛徒,从族谱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