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星儿夜澈是什么小说 新摄政王的冷妃过路人与稻草人

热门好书《新摄政王的冷妃》是来自过路人与稻草人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龙星儿夜澈,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她虽执掌三界法度,但是也是人好不好?会累会死的,干脆趁着车祸穿越到古代去当王妃,吃喝玩乐,啥都不用干。不,我说,这位摄政王,咱们虽然是夫妻,但是第一次见面,请你自重好吗?你别过来,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新摄政王的冷妃》 第三章 送绿荷回家 免费试读

星儿回到自己居住的冬雅苑,坐在梳妆台前任由玲珑为她绾髻,她星眸紧闭,素手轻垂,气息微若。

玲珑一句不敢问,只因星儿刚才一句,“你要是说话我让绿荷出来找你!”她立刻噤如寒蝉,闪烁的目光四处瞟。此事必定是不能说的,否则娘娘怎么会不允许她问呢,也许绿荷真的就在这里。

可怜的绿荷岂会知道星儿只是懒得说话,懒得解释而已!

过来片刻,星儿缓缓睁开眼睛,“有吃的没有?”她饿了!

对于王府的事,她不想问,不想听,不想记,她只求吃饱睡足,其余的一切,和她无关!

“奴婢这就去给您上膳!”玲珑看着镜中仙子般的娘娘,满足地笑了!

玲珑掩门出去,星儿懒懒地靠在竹榻上,慵懒得像只猫,“跟我来此,有何事?”

一个绿色的身影渐现形,面容姣好,只是面带悲苦之色,“贱妾见过龙妃娘娘!”

“坐!你该知道我不是龙妃!”星眸微阖,她依旧是懒洋洋的面容。

“贱妾知道,贱妾被王妃毒死,来不及禀报家中嫂嫂,嫂嫂日夜翘首盼望,殊不知绿荷已死!”女子嘤嘤低哭,“娘娘是唯一一个能见到贱妾的人,可否请娘娘去代为通知一声,也免去我嫂嫂终日等候!”

“家住何处?”星儿淡淡开口!凄凉的故事每个人都有!

“城外五十里的荷花村!嫂嫂守寡把我养大,前年王妃路过我们村,把我带入府中,给我锦衣玉食,后来王爷经常流连绿荷房中,王妃嫉恨,赏赐了我一碗毒药!事后声称我恶疾身亡,为免我把恶疾传染,快速把我火化了!嫂嫂至今不知道我的情况,日夜在家中等候!”绿荷跪下,满脸凄苦!

星儿右手平伸,呵气说:“到我手上来!”

绿荷不敢犹豫,化为一缕青烟,凝聚在星儿掌心,变成一支刻着荷花的碧玉簪子,星儿淡笑,把簪子别于发髻之上,更添几分风韵!

玲珑张罗了许多食物,厨子听闻是龙妃要吃,纷纷献上好吃的,她今日顶撞王妃,已成大家心中的英雄!

星儿微微颔首,邀玲珑一同坐下吃,玲珑瞪大眼睛,“不可,被人看见那还了得?”

“把门关上,锁死!”星儿讨厌说话,浪费气力!

“不可,世上岂有不透风的门?”玲珑欲喋喋不休!

星儿大吼一声:“锁门,坐下!”玲珑吓了一跳,一溜烟地把门关上,然后坐在桌前,狼吞虎咽起来!

星儿深呼吸一口,早坐下不就得了!

“吃过早饭,准备马车,我要出城!”星儿说。

“娘娘,您要去哪?”玲珑吃饱了,看着一旁优雅地进食的星儿。

“城外荷花村!”

玲珑大惊,荷花村,那不是绿荷小主的家吗?难道娘娘真的见到绿荷小主?她刚想问,触及星儿警告的视线,连忙禁言,小跑出去准备马车!

“绿荷,生于丁亥年元月,殁时十八岁,人间路已尽,且随我去吧!”星儿起身,淡淡说道,清凉的嗓音如天籁,字字在空中回荡!

玉簪子发出淡绿的荧光,似一滴泪珠落成簪子上,光芒流转!

到达荷花村已经近响午,星儿吩咐车夫缓缓行走,免得惊了她的睡眠,车夫任叔依言,驱马徐行,缓缓溜达于官道上,马车颠簸不已,星儿照样入眠,一觉醒来,已到荷花村!

星儿缓步下车,对任叔和玲珑说:“你们两人且到村口茶寮等我,我去去便来!”

“是!”任叔和玲珑应道。

星儿依心直走,头上的簪子有些抖动,风声掠过,似有悲鸣之声。

游魂归家,引起了一阵阴风,冰冷入骨,道路上行走的一个七八十的老人哆嗦了一下身子,骂骂咧咧地道:“这天冷死人了。”

星儿在一家民舍前停住脚步,一位年约四十的妇人在门口剁着猪草,蓝色的花布巾包头,脸色黝黑,眼底下有一颗痣,她扬起头,怔怔地看着面前仙女般的贵妇人!

“可是绿荷嫂嫂?”星儿问,亲切的口气带着几分暖和,驱散了妇人脸上的紫青。

“小妇人正是绿荷嫂嫂,请问夫人是?”绿荷嫂嫂起身,把一双脏手往身后的衣裳搓了搓,脸带谦卑的笑。

“绿荷想要回家,所以我送她回来!”星儿说。

妇人脸色一喜,连忙四处张望,“她回来了么?这孩子,知道嫂嫂在家等她的消息等得多急啊,只怕她受了委屈,她可是自出娘胎,便未曾受过委屈的!”妇人喋喋不休地说,许是太兴奋了!

妇人四处看看,不见绿荷的踪影,脸上笑意渐失,心底窜过一丝恐惧,颤声问:“绿荷呢?”

“可否进屋说话?”星儿的话如清泉般流淌过妇人惊慌的心底,“带路吧!”

妇人控制不住心内的惶恐,星儿平静的面容似乎告诉她并无事情发生,但她心底就是忍不住慌张!

进屋后,星儿把门关上,“绿荷,出来吧!”

玉簪子渐渐成烟,落地化人,绿荷跪在妇人面前,哭道:“嫂嫂,我回来了!”

妇人身子摇晃,转身坐在饭桌前,桌面上用碗装着几条红薯,那是她今日的午饭,她拿起红薯,也不剥皮,就往嘴里塞,身子不断颤抖,她没有回头,不停地吃红薯。

绿荷痛哭,“嫂嫂,真是我,对不起,我回来了!”妇人身子强烈一震,却仍不回头,一个劲地吃红薯,眼眶里的不可置信化成泪滴,一滴一滴落在红薯上,她和着泪把红薯吞到肚子里。

星儿坐下,“陈李氏,面对现实!”

“你们走,不要在此胡言乱语,我家绿荷在王爷府中为妾,享尽荣华富贵,不容你们在此胡诌,走,给我走!”妇人起身打开门,看着星儿,声音发抖,鼻子重重地说着。

她不敢看地下跪着的人,不,不是人,那是一缕烟幻化而成的,乃是障眼法。她虽是村妇,却不是没有见识的,这些年,她见过很多障眼法的江湖术士来混饭吃。

“嫂嫂,真是我,我被人害死,已经足足一年时间了!”绿荷凄厉大叫,自小和嫂嫂相依为命,名分上是姑嫂,实际情比母女。

“不是,不是!你乱讲,你不是我家绿荷,不是!”妇人转身,疯狂大喊,“我家绿荷在京城享福,不是你,不是你!”脸上的泪纵横交错,一滴滴落在那破旧的粗布衣服上。

绿荷大叫,身体逐渐变形,怨气冲天,她的恨此刻全然爆发出来,在目睹嫂嫂为自己肝肠寸断时,她恨,好恨!

星儿右手一伸,一把玉笛在手,她优雅地放于嘴边,一串圣洁的梵音在屋内流转,笛声围绕着绿荷,把绿荷的怨气驱逐,绿荷慢慢回归平静,只是脸上哀戚依旧!

星儿停止吹笛,“陈李氏,如今乃大白天,阳气颇盛,有话请尽快讲,拖久了伤害绿荷的魂魄!”

妇人大叫一声,瘫软在地,匍匐在地泣不成声。绿荷爬近,“嫂嫂,绿荷不孝,不能再陪伴嫂嫂,嫂嫂珍重啊!”

妇人抬起头,眼里盛满悲戚,“荷儿,嫂嫂不该准你去京城的,是嫂嫂害了你,你去了,嫂嫂也不独活,我们就在地府里相见吧!”相公早死,绿荷是她唯一的指望,绿荷死了,她活着还有何意义?

“嫂嫂,是绿荷贪图荣华富贵,是绿荷自作自受!”绿荷磕头,“嫂嫂千万要珍重,这黄泉路,好冷好冷,绿荷年少丧命,进不得地府,只能四处飘荡,好苦啊!”

妇人心痛地看着绿荷,然后再看看星儿,她跪在星儿面前:“夫人,救救我家绿荷,求求您了!”

星儿淡淡地说:“绿荷,够时间了,上来吧!”

绿荷不舍地盈泪,拜别嫂嫂,化成一根簪子,稳稳地插在星儿的髻上。

“你替绿荷建一座衣冠冢,她年纪尚轻,上不了神台,你就辛苦些在她的衣冠冢前每日焚香念经,好让她早堕轮回路,不必做孤魂野鬼!”星儿淡淡地说,“至于绿荷,她有怨气未清,我要带她走,用佛法洁净她的心灵,洗涤她的灵魂!”

“我和她此生是否不能再见?”妇人哭泣。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星儿取出银子,“这些钱请人建造一座衣冠冢,记住,坐南向北,遥望京城!”

妇人巍巍接过银子,心如刀绞,是她命带刑克,致令她幼年丧父,青年丧夫,现在连唯一的小姑子也不保,都是她,都是她!

星儿星眸微眯,如电般直射妇人,“你命中无刑,万般皆是命,抱着慈善心,此生可安宁!”

妇人倏然抬头,她能看穿她的心思?“不,我命带刑克,我家人……”她急急说。

星儿打断她,“抱着慈善心,此生可安宁!谨记我的话,其余的不必多想!”

妇人疑惑地看着星儿,心头慢慢细味星儿的话!只是,怎么也难以忍受失去亲人的悲痛,无声地抽泣起来。

星儿悄然离去,留下一屋的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