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女倾天下乔倾萧承胤全本精彩试读

第七章胭脂铺

今天的东市中心,与以往相比,格外不同。

百姓们听说这家新开张的胭脂铺是有着秦王的名号,并且免费赠送胭脂的样品,都前去凑了热闹。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混杂着人们嘈杂的交谈声,这家名为:红昭坊的胭脂铺已经人满为患。

一进门就会看见一个不施粉黛的女子,乔倾正在给她的嘴唇上涂着自家做的最独特的:唇上樱。

这款胭脂的颜色不像大红色的点绛唇那样鲜艳,薄薄涂的在唇上,看上去像这时节正在绽开的樱花

仅仅涂了一点,就把这个女子的年轻娇美体现的淋漓尽致,女眷们看了以后争抢着要买,尚书家的小姐们更是一口气买了十盒。

好不容易到了午间休息之时,乔倾终于从繁忙的早晨中找到间隙喘了口气,她累的口干舌燥,也顾不得形象,拿起桌上的茶壶就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帮忙的小厮眉开眼笑的递上早上的账本,兴高采烈地对乔倾说:“老板,今天咱们一共赚了一百二十两银子,要不是免费送出去好多胭脂,我们还能赚的更多。”

乔倾听着小厮的报账,被数额吓得呛了口水,她也没想到这胭脂能做出来这么好的品相。

但是小厮的话她却不置可否,若不是送出去的胭脂帮她打响了一点口碑,那么也不会引来那么多客人了。

三天以后的红昭坊外依旧排着长长的队伍,但是却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轻纱蒙面,露出一双似笑非笑含情目,背影如弱柳扶风,腰身只堪盈盈一握,皮肤如白瓷般无暇,又像芙蓉玉那样娇嫩,加上一身滚雪细纱罗裙,好像远在天山上的雪莲。

她便是欢门的花魁,沈莺莺。

百姓们只在传闻中听说过这个大名鼎鼎的第一美人,却没有真正的见过她。沈莺莺站在门外,便是一道风景,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连乔倾看见她,都忘记招呼客人。

沈莺莺倾步走到柜台前,拿起一盒胭脂在手上打量着,转身朝着乔倾开口问道:“听说你们家的胭脂是极好的,我心下好奇便来了。”

她打开胭脂闻了闻,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萦绕在她鼻尖。

“果然与众不同,乔小姐,我没想到你年倾一女子却做得这么好的胭脂,可否给我推荐一款呢?”

乔倾心下大喜,沈莺莺可是第一美人,连她都来买自己家的胭脂,以后的生意就更好做了,便拿出一款洛儿殷道:“这款胭脂叫洛儿殷,名字来源于洛神赋,最可称得出沈姑娘的清丽脱俗。”

沈莺莺接过那盒洛儿殷,摘下面纱,挑了一点胭脂往唇上点了点,众人看见涂了洛儿殷的胭脂的沈莺莺,一时之间都失了神。

她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挑了四款其他颜色的胭脂,娉娉婷婷的离开了红昭坊。

这下子,红昭坊的名气更加响亮了。

一个月之内,乔倾忙的顾头不顾尾,她又盘下来了旁边的一家铺面,扩大了红昭坊。

此时,乔倾的胭脂铺虽然不是京城规模最大的,但却是名气最响亮的。

乔母的喘疾也因为生活质量的改善和用药的珍贵而逐渐痊愈,哥哥乔笙也去了京城最好的鹤鸣书院读书,准备着明年的春闱考试。

就在乔倾的生活越来越如日中天的时候,意外却悄悄地来了。

十日以后的一天上午,乔倾按部就班的在红昭坊打理生意,铺子外面却围了一圈士兵。

小厮赶忙慌慌张张的跑到乔倾跟前:“大事不好了,咱们的铺子被官兵围住了!”

乔倾心中也有点慌神,但是她没动声色,不疾不徐的走到铺子门口,准备应对这场意外。

为首的官兵人高马大,赤面飞髯,他手握长枪,居高临下的对乔倾说:“你就是这家红昭坊的老板?”

“是。”

“你跟我走一趟,我家小姐要见你。”

乔倾面露难色,红昭坊还有生意要做,而且她也并不认识什么能倾兵而出的大小姐

“这位军爷,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去见你家小姐吗?”

“去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快走吧。”说着他把手中的长枪重重的往地上一砸,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乔倾不敢螳臂当车,只好关了门跟随官兵去见那位小姐。

马车七拐八弯的停到了一座大宅子跟前,抬头一看,镇远将军府五个烫金大字的牌匾映入眼帘。

将军府的装饰没有那么华丽,却气势恢宏,院内摆着各式兵器和甲胄,没有那么多假山花草的装饰,也不像苏家那样用许多文玩字画和金银玉器彰显身份。

进入前厅,她看见一个身着红衣戎装的女子坐在主位上,脸上却蒙着面纱。

这应该就是镇远将军的独女,乔倾心下了然。

未等她开口,只见那坐上的女子拔出身边的长剑贴到她脖子旁边:“乔姑娘,我们素未谋面,你为何要害我?”

虽然脖子上是冰凉的长剑,但是乔倾依旧镇定自若,她面不改色的反问道:“张小姐,就像您说的,我们素未谋面,我怎么可能还您?或许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张从英倾蔑的看了她一眼,拿起手中的胭脂盒子,问道:“这是我家丫鬟在红昭坊内买的胭脂,我用了以后脸上却长了红疹,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

乔倾赶忙拿过她手中的那盒胭脂仔细端详,盒子确实是红昭坊的,是那款大火的洛儿殷,她又打开了胭脂,用指甲挑开一点闻了闻,味道也没错,但她红昭坊的胭脂质量上乘,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纰漏。

她跪在张从英身前:“张小姐,我红昭坊的胭脂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问题,您可否允许我当场验一验?”

张了了也不是不讲理之人,答应了她的请求。

乔倾问一边的丫鬟要来两个装满水的碗,把自己带来的洛儿殷和张从英买到的并排着放到一起,各取出一点融化到碗中,果然发现了两份胭脂的不同。

乔倾带来的洛儿殷化在碗中呈现的是胭脂的殷红色,而张丛英买到的洛儿殷在水里却呈现了紫色。

小说《重生之商女倾天下》 第七章 胭脂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