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温存是过去的回忆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苏沐玥纪临尘)

苏洛强撑着身子坐起来,冷眼看向自门口而来的廖芸,她的继母。

也是苏绣的生母。

“你来干什么!”

“哼,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要不是你爹担心你死了影响苏纪两家的商业合作,我才没空搭理你呢!”

廖芸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同时拿出手机随意给她拍了两张照片,便算作交工。

“叫他放心,我死不了!”苏洛早已习惯了这满不在乎的关心,敷衍搪塞。

“我倒是希望你早点去死,免得这么碍眼!”廖芸看着她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心里很是出气,却仍忍不住打击她,“你还不知道吧,纪凌南也来了,不过不是来看你,而是去楼上,看我女儿去了。”

苏洛心中像是被人打了一拳,闷的将要窒息一般,却硬生生挺直了身子,把眼泪咽了下去。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尽力保持冷静的苏洛,压制着声音中的颤抖,半分不示弱。

“我不过是想提醒你一句,不要异想天开,乌鸦永远都是乌鸦,变不成凤凰!纪凌南爱的从来都是绣绣,而你什么都不是,连一只蚂蚁都比不过!”

廖芸却一字一句打碎她伪装出的坚强,令她跌入万丈崖谷,摔得面目全非。

“再怎么样,我都是他的妻子,是他名正言顺娶回家的人,而苏绣,不过是一个活死人,自作自受!”苏洛极力维持着最后的一丝冷静,与零星的尊严。

她绝不会掉眼泪,至少不会在他人面前。

“死丫头!你有没有良心啊!你都已经把她害成这样了,还在咒她!真是狼心狗肺!难怪你永远都得不到纪凌南,这就是老天开眼,恶人有恶报!”廖芸显然被她的话所激怒,冲到她面前抬手便是一掌。

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她的脸上,片刻便浮出一道泛红的手指印,而苏洛被震的耳鸣不止,脸上传来火辣的疼痛,口中血腥味道上涌,差点就要吐出来。

“我没有害过她……从来都没有……”忍着脑中不停鸣响的嗡嗡声,苏洛薄唇轻启,挤出一句解释,声音却细小犹如蚊蝇,甚至连自己都听不到。

廖芸早就习惯了她的反驳,丝毫没有当回事,反而冷哼一声继续说道:“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当年大家都眼睁睁看着你把绣绣推下去的,别人会忘我可不会,我相信纪凌南也不会!”

每每提到苏绣,两人都会各执一词,可所有人都相信廖芸,却不相信她。

甚至纪凌南执意认定,是她杀害了苏绣,那个单纯美好的女孩子,那个他最爱的女孩子……

只因为在苏绣掉落天台的那一刻,只有苏洛在她身旁。

只因为苏洛爱纪凌南,而纪凌南却只爱苏绣。

而那日,正巧是苏洛与纪凌南结婚的日子。

“我懒得和你吵,我要休息了,请你出去!”苏洛移开视线,不愿再多做无用的解释。

廖芸也不再争辩,只当是苏洛无话可说,轻哼了一声走了,而转身的片刻,却一脚踢向床脚,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怒气。

整张床被踢歪了方向,苏洛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伸手抓住床沿,却牵动了吊针脱落,瞬间鲜血从针口处喷了出来,洒在洁白的床单上,触目惊心。

此时廖芸才算满意,轻笑两声走了出去。

苏洛却忍着全身的疼痛,呆坐在病床上,眼中泛起层层泪光。

可满心满眼都是纪凌南……

不论身体上多少折磨,都比不过心中伤痛的万分之一。

终于眼泪不自觉掉落下来,滴在血迹之上,晕染开来,像是刚刚绽放的玫瑰花,妖艳,却几近凋零。

直到天色落幕,纪凌南才从苏绣的病房中出来,保镖早已恭候多时,上前低声询问:“纪总,是否要去看纪太太的状况?”

“她死了吗?”一提到纪太太的称谓,纪凌南心中便堵得慌,他很不喜欢这称谓所代表的人,因为那不是他所选择的对象。

“医生说纪太太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流产后性生活,严重伤害到了子宫,怀孕的几率,会降至很低。”

“嗯,以后这种小事不需要汇报。”纪凌南丝毫不在乎,甚至这些话根本就没有进到他的脑中,便被他挡在耳朵之外,心里只思虑着苏绣的病情。

“小……小事……知道了,纪总。”保镖有些诧异,苏绣的一次呼吸一根头发他都在意的很,而对于他名正言顺的太太,却连无法怀孕都成了小事!

“备车,回家。”纪凌南瞥了他一眼,吩咐道。

他终究,没看她一眼……

小说《最后的温存是过去的回忆》 第六章她死了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