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千游秦江怡柳青青小说-秦江怡任千游免费阅读

主人公是任千游秦江怡柳青青的都市小说叫《绝色娇妻》,是由网络作家小米辣倾力所写。讲述的是在被妻子柳青青赶出柳家后,任千游没想到会再次碰见秦江怡,秦江怡是他的大学同学,大学毕业以后,原本两人已经断了联系,三天前任千游机缘巧合救下了秦江怡的爷爷,没想到居然会被卷进一场阴谋之中...

精彩章节

秦老太太是被气晕了头,想起刚刚任千游的话,赶忙吩咐人去追。

奶奶,让我去吧。

这时,刚刚那个对任千游出言不逊,差点动起手来的青年秦言上前自告奋勇。

这陆平怎么说也是他找来的,倘若真的出什么事,那他也承担不起后果。也好。

秦老太太点头示意。

看着秦言离开病房,秦超眉头高皱,欲言又止。

秦江怡刚追出去不久,就听到了病房里传来的异响。

但她笃定必须留住任千游,爷爷才会有被治愈的希望,便在电梯口拖住了他。

喂!那个叫什么的!刚刚你说的都对,现在和我回去给爷爷看病吧。任千游面对着电梯,充耳不闻。

秦江怡本就对这没名堂的表哥气不打一处来,对着秦言瞠目怒道:

你怎么说话的?有你这样没名没姓地瞎咧咧吗?

哪里知道秦言根本就不搭理她,不耐烦地冲着任千游接着嚷嚷:赶紧的啊!不差你的医疗费,爷爷现在情况很危险,不能再耽搁了!

秦江怡在这里说尽了软话,才留住任千游,现在被秦言一搅和,生怕任千游受气走了。

任千游按了电梯键,扭头瞥了眼秦言:不好意思,现在,我不想治了。嗯?

秦言显然是没想到任千游会这样回应自己。什么?

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你个小小平江市的臭郎中,还当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能亲自来请你,那都是你半辈子难得的机遇,你居然敢拒绝我?

秦言一直在嚷嚷,秦江怡都听不下去了。任千游根本就不为所动,电梯门开了,在走进前,他冷冷地回了句:滚!

好啊,还敢对我出言不逊,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弄死你!秦言从小豪横,就没遇见过敢这样忤逆他的人,心里直接堵着一口恶气,别说多难受了。千游哥!你别走!

秦江怡赶在电梯门关闭前,跨步冲了进去。

秦江怡知道,任千游在柳家的遭遇,自然明白现在对于他而言,尊严比得上一切财富和地位。

另一边,秦言义愤填膺地回到病房,将刚才的事情添盐着醋地说了一遍。

秦家众人都十分恼怒,秦老太太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秦超深知秦言这个侄儿的性格,知道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对老太太劝慰道:

妈,您看,这任千游可能也是有点本事的,年轻人嘛,都是年轻气盛,恃才傲物的,我们秦家的肚量怎么会容不下他呢?爸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我陪着您一起去请,您意下如何?

秦老太太自持身份,本是不愿意的,可老爷子命悬一线,面如黄蜡,只能点头同意了。

秦言也一起来,一会儿也把刚才的事情说清楚,最好能握手言和。

秦超随口提道。

秦言心里没了底气,可又不能明面推辞,只能硬着头皮一块去了。

我说过了!我现在不想治了。

医院大厅,任千游看着追上来的秦家众人,一脸漠然,要不是被秦江怡拖着,他早就离开医院了。

任先生,我们之前的礼数不周,在此我代表秦家给你道歉,还有如果秦言有冒犯到你,我也真诚地替他给你道歉。

相比之下,秦超所表现出来的,更像是个有涵养的富贵人家。

江怡,你说,刚刚秦言出来邀请任先生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秦江怡见有小叔给自己撑腰,一五一十地将刚刚的情况说了出来。

秦言眼睁睁看着众人的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几次开口想为自己辩驳几句,可事实摆在那里,他再狡辩,只会惹来更多的不满。

妈,您看这这和秦超所猜想的情况大致相同,他将目光落在了秦老太太的身上,让她出面。秦老太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气性,朝着秦言呵斥道:快!鞠躬给任先生道歉!

奶奶!我

秦言一脸的不爽,可又不敢忤逆奶奶的命令。

快啊!你难道想害死你爷爷吗?

闻言,秦言原本慢吞吞的动作马上快了起来,朝着任千游低头,

致歉:对不起,是我不对,请你原谅!

任先生,现在可以了吗?秦老太太面露慈光,接着说道。

只要任先生能治好我家老爷,老太婆也为之前对你的态度道歉。

奶奶

秦江怡可很少见到奶奶对年轻人有这般的态度,转头接着劝道:千游哥,求求你了,我离不开爷爷,帮帮我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要是再不领情面,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任千游瞥了眼秦老太太和秦超、秦言三人,沉声道:我可以救他,但是不是因为你们,是看在我和江怡多年的同学情谊上。

秦老太太闻言,脸色一沉,但没有多说什么。

众人回到病房中。

陆平耷拉着脑袋,脸色苍白,站在病床旁,不敢离开又不敢靠前。

他看着双眼翻白,呕吐白沫,气息羸弱的秦老爷子,浑身都在颤抖。

任千游进入病房,径直走向病床,从兜里掏出银针包,起手带出三根夹在指间,冲病人屈指一弹!

一根由鼻刺入眉心,两根扎在肚脐左右的天枢穴。紧接着,任千游再从银针包中,引出一根较为粗长的针,对着胸口就要扎下去。

慢着!

就在这时,陆平突然开口!

你不让我扎胸口,现在你自己又要这样做,如果秦老爷子有什么反应,那可不是我的问题!

他这话是冲着任千游说的,实际上却是对秦家人的交待,他正愁刚刚的事情无法交待,现在任千游上来给他背黑锅,再好不过了。

你这种人,居然还能行医数十载,真的是奇迹!任千游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手中的针并未停止,稳稳地刺入了秦老爷子的胸口。

陆平也是在平江市医界地位尊崇,声名显赫,被任千游那轻蔑的眼神气得脸色铁青。

小子!你别欺人太甚!今天你要是能治好秦老爷子,老夫给你磕头道歉!可要是治不好,呵呵不错!秦老太太见任千游的施针方法并无不同,眉头紧锁,嘴角下拉:我说过,你能治好我家老爷我也向你道歉,可要是出了变故,可就别怪我老太婆心狠了!

行!

任千游毫无畏惧,显露戏谑之色,以指中银针为引,反复浅刺深扎,重复数十下。

陆平多了个心眼,打算收集任千游失误的证据,于是他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凑近录制起来。

病房内,任千游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秦家人的心,气氛变得紧张至极。任千游手里捏着个字诀,对着银针尾部轻轻一扫。嗡嗡

犹如蜜蜂高速拍打翅膀发出的声响,银针左右摇摆,看不清针形。

随着银针的急速波动,秦老爷子的呼吸也变得均匀有力,脸色也由蜡黄变得潮红起来。

任千游探鼻,引出眉心的那根针,秦老爷子浑身抽搐,猛地坐立起来,张口吐出一团乳白色的液体。陆平正好伸长脖子近前拍摄,毫无防备,直接被喷得满身都是。

再瞧秦老爷子,四肢也不再颤抖,口也不斜脸也不歪了。

这次秦家人硬是观察了一分多钟,最后确定老爷子无异常情况后,才围上来。

老爷,你可认得清我啊?还有没有对方什么不舒服?

爷爷,您无恙了孙儿也就放心了!秦家可不能没有您啊!

多亏了秦家先祖的庇佑,老爷总算度过这次的劫难了!

任千游顺势扶着老爷子躺下,挥手将其余的两根银针取回。

秦老爷子虽然已无大碍,但毒素在他体内游走,损伤过重,需要再多加细心调养,否则长此以往,精神亏损,元气虚缺,至少折寿十年。

听到这话,秦家众人刚刚还在欢呼雀跃,突然一下子就沉静下来。

那你为何不一次性根除掉爷爷的病灶?

秦言本就对任千游怀恨在心,见有机可乘,随即沉声道:

我看你是故意多留了个心眼,想借此机会接近我们秦家,就可以狮子大开口了吧?

那好吧,诸位就另请高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