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译华辛然此生惟愿爱你如初-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是唐译华辛然的名称为《此生惟愿,爱你如初》,是作者一湾桃花鱼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五年前,一场算计,他将她原本安静的生活撕得粉碎;五年里,她在阴影中挣扎,噩梦不断;五年后,她带娃归来决心复仇;她千方百计勾引他的心,引他入局,只为最后让他也尝试粉身碎骨,坠入泥潭的滋味。可谁知狡猾如他,套路与反套路,究竟是谁入了谁的局,谁夺走了谁的心?(这是狐狸与狐狸精的故事)小剧场辛然媚眼如丝,腰下一软,倒入某人怀中:唐总,人家都这么主动了,你也不表示一下。说完小指在唐译华胸口画圈,嘴在他耳边呼气。唐译华正襟危坐,实责小腹一紧,闷不做声,内心万马奔腾,真是个狐狸精。后来辛然大言不惭,信誓旦旦。“唐译华,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唐译华眼神一暗,修长干净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松了松领带,放肆而又邪魅:“哦?那今晚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此生惟愿,爱你如初》 第四章 她有孩子?! 免费试读

  那声音软软糯糯,稚嫩童真,又矛盾地装出小大人的语气,让人心都软作一团。   不过……生小弟弟?   辛然一怔,嘴角抽搐,甚至顾不上旁人在场,压低声音吼了一句。   “纪悠悠你这个死女人,又乱教孩子些什么!”   那边似乎传来窸窣的声音,然后是女人明媚张狂的笑声,“哈哈哈,你看,我就说她会暴走吧?小诺我们先出去玩,你妈咪正在办事呢,咱们不方便打扰,知道吗?”   “真的?”小诺语气兴奋起来,故作老成地对着电话认真叮嘱,“妈咪,小诺会乖,你短时间内都不用打给我了,妈咪再见!”   辛然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神情有一瞬间的波动。   小诺一直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懂事得令人心疼,可她却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都是因为这个男人……一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辛然默默捏紧了手机,努力忍住朝那人扔过去的冲动。   “……你有孩子?那他的父亲呢?”   男人浓黑的剑眉拧起,声音显然带了几分不悦。   这女人,信誓旦旦地跑过来跟他表白,却原来连孩子都有了?   辛然看到男人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立刻明白坏事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酝酿了好一会儿,再抬头时眼底已是水光盈盈。   “唐总,谁年轻时没爱过几个人渣呢,你说对吧?再说他早就死了,我只能独自一人抚养小诺……”   一字一句极尽委屈,把单身母亲的心酸刻画得淋漓尽致,还顺带暗示他:自己又缺钱又缺爱,必须待在他身边。   只不过——当着他的面咒他死,会不会不太好?   唐译华神情未动,只是,俊美无俦的脸色又黑了一个度。   辛然立刻意识到,自己这种‘找人接盘’的说法惹得男人不高兴,心一横,闭眼依偎到男人怀里,别有深意地蹭了蹭。   “唐总别误会,人家对你是真心的,只求待在你身边,而且不需要负责……这一年我会好好表现的,好不好?”   唐译华久久地睇着她,仿佛能穿透她的眸子看到内心深处。   辛然不敢大意,脸上攒着温婉可人的笑,几乎要把平生的演技用尽。   就在她以为他会摔开她时,一只修长的手将一张黑卡扔到她怀里,男人的语气冷硬而漠然。   “这是定金。密码是初始密码,自己去改,不必知会我。”   这就算……成了?   辛然心里略一计较,为免他生疑,立刻狗腿又拜金地拿起卡,响亮地吧唧亲了一口,讨好地笑了。   “谢谢唐总!唐总……今天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为了搞垮他,她真是一分钟也不想和这个男人多待,现在既然初步目的达成,她只想赶紧滚蛋。   唐译华俊美无匹的面孔上没什么表情,辛然便只当他是默认,赔着笑起身跨过他的长腿。   然而,还没等她走到玄关,腰腹处却猝然一紧——   一股大力从身后袭来,身子猛地腾空,被裹进一个气息冷然的怀抱。   辛然抬眼,入目的是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   他抱着她往二楼的卧室走去,辛然心脏一阵紧缩,忍不住踢动了一下小腿,“我都说了今天不行……啊!”   啪的一声,整个人被掼到床上,辛然被摔得头昏脑涨,一时坐不起来。   男人利落地扯下领带和衬衣,高大精壮身影覆了下来,炙热的呼吸抵在她的耳畔。   “别乱动。否则我不保证……”   他没有说完,但隐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辛然了解这人性子,不敢激怒他,连一根手指都不敢再动,僵着身子不知道过多久,耳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这就……睡着了?   辛然松了口气,但神经依然紧绷,试着挣脱了两下无果,于是以一只毛毛熊的姿态睁眼到凌晨四点,终于倦极地眯了一会儿。   清晨,第一缕阳光落到窗帘上,窗外鸟鸣枝头。   辛然缓缓睁开眼,水润的眸子里不见丝毫困顿,平静得犹如一潭春水。   身旁的男人还在沉睡,从这个角度看去,纤长的睫毛在深邃的眼窝处投下一片阴影,五官精致,好看得不可思议。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确有高傲的资本,只是,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辛然轻轻推开横在胸口的那只手臂坐起,甩了甩长时间不动弹麻木的手臂,起身穿鞋。   低头看到遗落在床上的黑卡,毫不客气地捡起来揣好,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别墅。   她没有看到,在她关上门之后,床上本该在熟睡的男人悄无声息地睁开眼,漆黑的瞳仁氤氲着一丝疑惑。   抱着她竟然睡了个好觉?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无梦、也不失眠地睡到天亮……   那个女人,还有这种特殊的作用?   眼前闪过那张妖冶美艳的面孔,唐译华捏了捏眉心,起身拉开窗帘。   管家在外面礼貌地轻敲了两次门,捧着烘干的衣服恭敬地进来。   “先生,辛小姐已经离开,太太正在赶来的路上,据说脸色相当不好。是否需要我们删除别墅内的监控记录……”   “不必,让她看。”   唐译华手一下一下指叩打着窗框,脸上是旁人读不懂的高深莫测,“查那女人的资料。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