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北辰韩清欣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朱北辰韩清欣免费阅读

朱北辰韩清欣是著名作者轩辕婉儿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朱北辰韩清欣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灵异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咱们接着往下看一部只在历史长河中出现过五次的皇极天书,每一次的出现都会伴随着一代天才的降世,或引发瘟疫,或带来战争。传说中这部皇极天书内载各种上古秘术,涵盖人文星象,巫蛊命理,至上医学。

《失落的古籍》 第七章 不同的生活 免费试读

这一夜,朱北辰依旧躺在生硬的木板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寝室里的3个男人们第一次体验到大学的生活,雀跃地在熄灯后的寝室中进行着夜聊的话题。

“北辰,今天食堂里那两个漂亮的学姐是大二的吧,你们怎么认识的?”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突然间集体转了向,张伟兴致勃勃的朝着2号床的朱北辰问着。其他两人也连带附和着,要他交待案情。

“没什么,迎新的时候认识的。”朱北辰语调中带着一股睡意,发音措辞故意装得一副迷迷糊糊的调子。

生怕这仨好奇的东西会刨根问底,赶紧装着睡去。他实在不愿意去烦恼解释这种话题,钱囊中没几天就要见底,他有更深的忧愁在。

仨人果然底线全无,继续地你一句我一句地盘问着,今天那两女人给他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大有人间烟火也无法孕育出这等绝色的感觉。

但无论他们再说什么,回应的都是朱北辰那低沉规律的酣声。

这货在装,这是众人心中一致的评价。

朱北辰在思考那夜火车上发生的事,他需要细致的去回忆整理。

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件留给他太多的疑团。

他想起那夜走下火车的时候,那个猥琐的入定借着跳下火车,擦碰了自己一下,应该就是那时候,自己贴身那个装着学费和生活费袋子就这样被这货盗走了。

朱北辰眼睛一红,心里压抑不住一股股的委屈。唯有在黑暗里,旁人看不清自己眼中的泪水在打转。

不喜在人前流泪,但他终究还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孩子,那钱得之不易,自己求学艰难,今后的日子也可能会因此更加艰难了罢。

女寝中,女人们也一如男生们,都在进行着夜聊这一意义重大的课题,这已经是大学校园中一种成型已久的风气。

装载着蓄电池的台灯发出的橙色柔和光晕,映照着寝室的一角,那是这个黑暗的室内唯一一处亮堂的地方。

夏雪穿着纤薄的睡衣端坐在书桌前认真地记录着一天的琐事,灯光也在夜色中变得朦胧浅淡,依旧是那缕刘海,半遮着夏雪若水的美眸。

“美妞,你今晚好漂亮,像个女鬼呢。”寝室中三人早已爬上床,林晨痴呆地望着灯光中的夏雪,调笑地打趣。

“晨晨,给我们讲下今天美妞的故事呗。”这是夏雪寝室中年龄最大的大姐,叫傅梓涵,而林晨则是众人中最小的一个,夏雪次之。

大学的寝室夜聊中总是少不了这一类的话题,却也是夜聊成员们最喜欢的一个话题,将别人的隐私深挖粗刨,聊以慰籍日复一日的大学生活。

“嗯,从哪讲起呢,关于那个财迷的故事。”林晨躲被窝中若有所思的吐露出一句。

“嘿,什么财迷的故事啊,快说我们听听。”紧盖着薄薄被子的蒋梦停止了摆弄手机,也跟着来了兴致。

“你们没听说啊,那会高考成绩刚出来没多久,有道是那年状元刚出炉,媒体朋友们急匆匆地奔赴十万大山呐,那场面,哎呀。北辰同学呢于是想,要采访吧,其实也不算个什么事,但总不能义务劳动吧,于是跟记者朋友们商量呢,多少给点稿酬啊之类的吧,还规定只许采访,不能拍照。后来听说,那小子足足匡了那些记者几万块,也有说是十几万的。”

林晨像一个老道的说书人饶有兴致的讲述着从网上看到的新闻。

“哎哟,那可真的是财迷,人家采访下,他愣是能开口管人家要钱呢”。蒋梦听完后进行了无私地点评。

夏雪使劲的合上日记本,将本子重重地拍打在书桌上。

啪!

这一声响打断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也将这个寝室打入无边的沉寂中。

那盏灯光熄灭,夏雪也爬上了床,临睡前冷冷地说句,你们根本不懂他。

这个屋子里的每一个人家境都是富裕的,最不济的也是普通的中产家庭。这些被富养的女儿们,不会知道,一个自小饭都吃不饱情况下的男孩是怎么熬到大学的。她们见到的只是他市侩的一面,未必明白他的这份市侩是根源于什么。

借着手机的光,夏雪翻开了放在床头的那本子,那是一本笔记,上面摘抄着许许多多的文章,每一篇文章都准确记载着年份日期,作者的署名都是同一个人。

那是自己在高一时就开始做着的记录,从多本不同的杂志期刊上字字摘抄下来的朱北辰文章,关注着这一个男孩每一个成长的细节,从最初晦涩腼腆的语言,到后来的细致柔情。

终于在这一年里,他毕业了,文章也更加大气磅礴。

这么多年来,他总是保持着他的写作习惯,总喜欢在文章的结尾,以后记的形式留下那句“北辰之星,巍峨之巅。”他是孤独的,他总是站在最耀眼的高处,不胜寒潮。

一如抱着珍宝,夏雪怀里捧着那本厚厚的笔记睡去。

这一夜朱北辰又做起了那个梦,还是那个熟悉的年代,还是那个中军大帐,依旧在那位银装将军端过印盒之前陷入沉思,又一次错过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梦境带给人的是玄幻发散的思维,特别是当一个梦一次又一次重历。

这一回,好像跟之前又有所不同,到底是哪里不同?

银装将军的眼睛,朝着营帐的半空中看过来。他的面容笼罩在一团灰蒙蒙的雾气中,始终让朱北辰看不清他的长相。

但他在笑,他在邪邪地对着自己笑。他看见我了吗?

梦到这里也就断了,后面的场景也没再次一一重现。

朱北辰从梦中惊醒,身子处在颤栗中。那是种由内而外的恐惧,让他全身都在抖动不已,冰冷的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裳。

爷爷在自己小的时候说过。梦,都是对真实世界的反应,在潜意识中对人进行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而结果将是自身彻底的蜕变。

起身走进寝室的洗漱间中,冷水一遍遍地冲刷着脸庞,直到那股彻夜的凉意彻底地压制自己内心中的恐惧。这才慢慢擦干身上的水痕,穿着一件崭新的衣裳走出房间。

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多钟头的时间,朱北辰掠过沉沉昏睡的楼管身边,小心翼翼地推开虚掩着的宿舍楼大门。

楼外的一切还笼罩在漆黑的夜幕中,盏盏路灯投下微弱的光铺洒在地面上。

这时候也该是这个城市空气最好的一个时间点。

沿着笔直的校道,没有目的的走着,他再也不敢去想那个梦,困境再难,总有不屈的意志可以去克服。但对这种深入潜意识中的未知,他第一次感到恐惧无力。

天亮了,一扫内心的晦暗阴霾,朱北辰感觉心绪宁静了许多。

校园中开始有了稀稀落落的人流,偶尔能看到一些早起的老人家在校园的草地里运动着。校园建在城市的郊区,大片的绿化带林木的种植,人工湖泊的开凿,让这所现代化的校园生机盎然。

朱北辰忍不住停下脚步,关注着眼前这个晨练的老人。老人鄂下一卷花白胡须,脸色随着身体运动开来升起一片红润,老人姿势潇洒地挥舞着太极拳。

这个城市本身就被誉为太极拳的起源之地,而太极拳则是这所学校学生们体育课的必修项目之一。

奇怪的是太极拳讲究的是动作柔缓而若行云流水,但这老人却挥舞得极快,每一招式连绵不绝又优美至极,看不出一点的气喘脱力,引发了自己浓浓的兴趣。

他依样画葫芦地跟着老人的动作,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老人的动作很快,愣是眼手并用,脑力在飞快地计算协调着身体的动作,才堪堪是跟上老人的步伐,一套拳都没结束,自己却已经是气喘乏力,直接瘫坐在草地上。老人也发现了朱北辰在一旁光明正大的偷师行径,也未加斥责理会,依旧是自个锻炼着,由着这个少年在一旁折腾。

朱北辰对于武术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自小体质就差,虽然小时候经常爬山摸鱼,但底子本来就不行,生病也成了常事,更多时候依靠的只是一份倔强。

朱北辰默默在旁看着老人的练习,仔细地强迫自己记下这些动作,最后一算下来竟然有整整83式,其中有很多动作还是在重复出现的,愣是让自己有点头晕,也只是记了个大概。

自从出院以来,自己总感觉之前山里的生活,锻炼得稍微有点好转的体质,也在这段时间里变得脆弱,常常会感到疲惫,他迫切希望这一切能有所转变。

从餐厅里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朱北辰看着餐厅前的大幅电子荧幕,通知着这届的新生下午3点赶到各自的院楼参加入学的第一次见面会。

裹着饱餐的肚子,朱北辰惬意地走在心月湖边上,晨风吹拂,听着人声,难得这一片雾霾的天空出现一片蔚蓝。

远处的一座拱桥上,一位女学生捧着书本神情专注地进行着晨读。一袭白裙迎风起,身后整个校园的景色都在陪衬着女孩的这一幕。

那种傲然,那份自信与宁静,章章的文字音节如琴瑟的***,温婉自然。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朱北辰眼眸中,似抓住了什么,悸动又带着恐惧。

那神态那模样。是她,是晴雯!消失的女孩。

远处那桥上早已没了人影,依稀能感觉到有那么一道白色的身影钻入匆匆人流。

她又消失了。朱北辰失落着,又丢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