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该高调的飞升李明楼张洋章节目录免费看

人气小说《我是不是该高调的飞升》是来自露鸥的沙漠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李明楼张洋,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小美,你就与导盲犬一样可爱。”“讨厌,伦家才没有那么可爱了,伦家只是负责漂亮的啦~”“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眼瞎的人才会和你一起。”【来自小美的怒气+7】李明楼只想安静的闷声发大财,却硬是惹上一大堆破事。有一天,还有一个黑化的,而且自称是他未婚妻的长腿女人,居然找上门来,说要把他带回去入赘!握了草了,谁特么想入赘。你想吗?反正我不想。

《我是不是该高调的飞升》 13,明楼哥哥 免费试读

“原来是你哈,我们又碰到了。”

李明楼转身,一下子认出了洛琦儿,再道:“我叫李明楼。对了,你来这里做什么?不要说你要去复古酒吧喝酒?”

洛琦儿含着天真的微笑,“你猜猜?“

李明楼就要脱口我猜你妹啊,不过话到嘴边,立即改口道:“这怎么猜啊?我还有事,你自己玩吧。”

洛琦儿连忙道:“等一下呀,就一分钟,一分钟。”

一分钟?

李明楼纳闷了。

转眼一瞧,看见洛琦儿身旁的街边停着一辆豪华的黑色汽车。

有个明显是保镖的大块头青年男子,正警戒的看着自己。

还没等李明楼开口,洛琦儿看向那个保镖,又说:“我刚才跳的舞你全拍下来了吗?”

“是的,小姐。”这名保镖点点头,目光再次上下看了看李明楼。

李明楼和保镖似乎有点傻乎乎的眼神对视,无声的说:“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

肌肉发达的保镖当时就抓了抓他的大脑壳,不知李明楼在说些什么。

这时,洛琦儿又对李明楼说:“明楼哥哥,额~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当然可以。”

“那你等下哦。”洛琦儿边说着,边去保镖的手里拿过手机。

接着,她打开好几个视频,竟然全是她之前一个人跳的探戈,只不过跳的比较别扭,一点都没那种孤独的意境。

李明楼当即晓得洛琦儿几个意思了,敢情她是在学自己在公寓楼下跳的孤独探戈啊。

“你想学啊?”李明楼一下子就乐了。

“嗯嗯,非常非常想学呢。”洛琦儿天真的小脑袋犹如小鸡啄米。

“那我教你啊。”

李明楼突然间又想表现自己了。

“真、真、真的吗?”

“不会高兴的连说话都结巴了吧?”

李明楼笑道,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洛琦儿的小脑袋。

这让洛琦儿的保镖,当时差点拔出腰间的什么家伙。

.......

“嘻嘻~明楼哥哥,先放音乐吗?”

“不用,我先教你一遍步法。看好了,先脚尖出左、右、再左、左。”

“慢点呀,明楼哥哥。”

“......”

“现在可以打开音乐了。”

“......”

洛琦儿的手机毕竟不是普通人能玩得起,手机音乐响起,犹如环绕立体声。

不一会,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而洛琦儿的那个大块头保镖却急死了,打电话又叫来几十个清一色的保镖,把围观的人客客气气的请走了。

李明楼没注意,这些清一色的保镖居然全是从复古酒吧跑出来的。

他虽是钛合金钢铁直男,不过若是碰上一些满脸还是稚气的小女生或者小男生,那就不同了,沟通起来会很愉快。

就像不久前在公寓大楼,洛琦儿说要给他拍视频发朋友圈,他立即爽快又高兴的答应了。

并且还很投入的跳完一个人的探戈,看起来一点都不自卑,非常放得开。

而实际上,他不仅自卑,更不会轻易的让人走进他的内心。

用他初中时的一个心理老师的话来说,他这种性格就是典型的隐性自卑。

一般来说,只有孤儿才会有这种性格。

李明楼就是一个从出生就被扔在垃圾桶边的超级孤儿。

张洋或吴仁迪都是在三岁左右因父母死了,才被送到孤儿院。

因此李明楼的这种隐性自卑性格尤为突出。

他渴望在人群中表现自己,总想要让自己成为最亮眼的人。

但若是换做年龄和他差不多大,或者再大点的女生,他无疑是能把话题活活聊死的话题终结者。

而且有时候话语还会伤到人。

“差不多了,该教的我都教你了,你回去后慢慢练。”

“好哒,谢谢你,明楼哥哥.......”

大约教了洛琦儿十分钟,李明楼准备去复古酒吧了。

这会音乐停下来,他也看见至少有三十个全部穿着黑衬衣的保镖站在广场里,把他和洛琦儿围在中央。

先前,他还以为是围观的群众。

完全没想到竟然都是来保护洛琦儿的。

握了草了!

看这架势,她家族不会是哪个黑涩会家族吧?

不过现在的黑涩会都流行穿黑色衬衣了吗?

李明楼突然有点找不到北了。

但还不至于害怕,黑涩会他不是没见过,只是同时见到这么多,却是第一次。

李明楼的认知里,黑涩会都是和地下黑市牵扯不断。

他也知道,在这个世界里,黑涩会组织是允许存在的,前提是不准打扰正常的秩序。

就像是刚才这些保镖,如果强行赶走围观的人,或者发生了冲突,那么肯定会比较麻烦。

登记造册的黑涩会组织或家族,一旦有扰乱所在地区的秩序或者普通人的生活,从而被定性为非法势力,肯定会受到各方面的严格限制。

因此,就有了地下黑市。

比如兰陵城就有地下拳馆,地下拍卖行,等等。

而这些,兰陵城的官府机构,不会去管。

哪怕地下拳馆每天有人被打死了,也从不会有人去调查。

正在这个时候,李明楼的手机响了。

下意识拿起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谁?”李明楼接起电话,口气有点烦躁。对于陌生者,他本能的会提防。

“嘟嘟.......”

然而,电话那头连个屁也没放,就挂断了。

“明楼哥哥,你有事吗?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吗?”洛琦儿眨着眼睛问。

“唔.......没什么事。应该是谁打错了电话。”

李明楼随口道了一句,接着问:“这些人都是你家的保镖?”

洛琦儿咯咯一笑,道:“差不多,他们全是我六叔的手下。你身后的这间复古酒吧,就是我六叔的,整个兰陵城只有这么一个复古酒吧哦,你随时可以来玩,保证免费。”

李明楼当即就愣住了,不过却不能确定她六叔是否就是撕裂。

撕裂这个称呼的由来,李明楼听张洋说起过,说他在兰陵城上级城市的一个搏斗狼人竞技场,直接用手撕裂了一头狼人。

至于他真名,张洋也不知道。

“其实,我今晚就是想去复古酒吧......”

李明楼话还没说完,洛琦儿当即拉着他,“那还等什么,我带你进去。”

复古酒吧二楼的一个很隐秘的密室,衣服穿着复古款式的年轻男子,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喝着红酒,看着一本厚厚的书。

此人最多三十上下,俊美异常的脸显得格外斯文,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目光,犹如刀锋般锋锐。

不一会,他手机响起,当看到谁打来的后,他眼中流露出一抹宠溺。

按了下免提,立即传来洛琦儿天真的声音:“六叔,你在酒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