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者为王陈东王楠楠-胜者为王陈东免费阅读

《胜者为王》是作者唐九创作的都市热血爽文,主角陈东王楠楠,全文讲述了陈东的家境并不好,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大学毕业工作后,家里的情况这才渐渐改善。所以当初王楠楠嫁给他的时候,他才一直铭记在心,心怀愧疚。别说奴仆和他不搭边了。更何况还是坐着劳斯莱斯幻影的奴仆!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会是亿万富豪。

胜者为王精彩章节试读

他是怎么知道的?

王楠楠不敢置信地看着陈东的微信,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忽然,她目光闪烁,有些明白了。

亿科集团是国内第一房地产公司,入驻本市的新闻出来之前,都没有丝毫风声。

但,这只是对旁人而言。

陈东可是鼎泰房地产公司的副总呢!

鼎泰和亿科比起来确实微不足道,但说到底也是本市的地头蛇之一,赶在新闻出来之前收到内幕,简直不要太正常。

这时,叹息懊恼的王德突然说:楠楠啊,昨晚你就该多劝爸爸一句的。

王楠楠愕然地看着王德。

不等她开口,气的脸色铁青的张秀芝指着王楠楠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死丫头,都怪你,都怪你!你昨晚但凡多劝我们一句,我们尽早把那房子买了,你弟弟结婚的彩礼钱也够了,你简直是在害你弟弟啊!

言辞刺耳,让王楠楠瞬间红了眼眶。

爸妈,我劝了啊,可你们不听......

放屁!

张秀芝右手一挥,打断了王楠楠的解释:你是我们的女儿,你多劝一句我们怎么会不听?你就是故意的,你肯定是在记恨我逼你去相亲的事,现在好了,到手发财的机会没了,小昊的婚也结不成了!

说着,她一屁股瘫在沙发上,哭天喊地的哀嚎起来。

一听到结不成婚,王昊也闹了起来。

姐姐,我可是你亲弟弟啊,你怎么忍心这样?我要是和雪儿结不了婚,那我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鸡飞狗跳的哭闹声,让王楠楠彻底抓了狂。

她双手抓乱了头发,红着眼眶,泪水横流。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哭嚎了一声,王楠楠转身冲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扑倒在床上,蒙着被子,嚎啕大哭起来。

为什么?我什么要让我承担一切?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提醒过你们的,为什么现在反而都在怪我?

哭声在被子里回响。

忽然,崩溃的王楠楠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梨花带雨的呢喃着:陈东,你肯提醒我,心里一定还有我对不对?

说着,她拿起手机给陈东拨打电话过去。

嘟......

电话响了一声,被对面挂断。

王楠楠不死心继续拨打。

每一次,电话刚接通,就立马被挂断。

王楠楠娇躯不停地颤抖,一声声抽泣着,可她依旧没有放弃。

在她想来,陈东既然能给他微信提醒,一定是心里还有她的。

她需要陈东,也需要陈东来帮一帮弟弟。

她打开陈东的微信,快速地发送了一条消息:你能提醒我,一定心里还有我的对不对?陈东,帮帮我,帮帮我弟弟吧......小昊结不了婚,他和我妈都要去死,你是鼎泰的副总一定有办法立刻拿到一套特价房对不对?

几乎哀求的语气,是她和陈东结婚三年来从未有过的。

叮!

没有等待,几乎秒回。

陈东回复的内容也很简单:关我什么事?

名爵会所。

穿着浴袍,满脸淤青的老李仿佛疯狗似的,在房间里疯狂乱砸,扯着嗓子咆哮怒吼。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砰!

椅子砸在了电视机上,电视机屏幕碎裂,升腾起黑烟。

一旁穿着薄纱的姑娘早已经吓坏了,蜷缩在角落里,捂着脑袋。

听到砸坏电视机的大响,更是吓得啊的一声尖叫。

老李面目狰狞,拿起一个酒瓶子砸了过去:给老子滚出去!

然后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仿佛癔症了似的,不停摇头,不愿意接受现实。

城西棚户区的改造项目,鼎泰签下的超过预算三千万的天价合约,注定会血亏破产。

这也是他昨晚被陈东叫人打成猪头后,依旧能肆意嘲讽讥笑陈东的原因所在。

在他眼里,陈东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但,现在一则亿科集团入驻本市城西的新闻的含金量和轰动性,身为前鼎泰老总,他怎么会不清楚?

他确实能力不行,但他不傻!

亿科集团可是全国第一的巨无霸房产公司,别说后续会不会真的到本市投资,光是新闻里崩出的这个屁,也足够推动城西房地产暴涨了。

这些年,亿科集团的房产进军哪个地区,那个地区的房产就还没有不暴涨的!

有这个重磅炸弹在,别说他当初虚高签了超三千万的合约,就是超了一个亿,城西棚户区的盘口那么大,房价一升,足够陈东扭转乾坤了!

而他昨晚对陈东嘲讽的那些话,此时却仿佛巴掌一样,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运气吗?对,就是你运气好,起风了,猪站在风口上都能飞,正好碰上亿科集团进驻,让你这头猪顺风而起了。

李大宝不甘心的呢喃着,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喂,姐姐,我不想在现在这个公司上班了,我还是喜欢在房地产公司上班,姐夫不还有家房地产公司吗?你跟姐夫说说,把我调那边去吧?

好姐姐,你对弟弟最好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挂掉电话,李大宝狞笑起来:陈东,你这头猪碰上这个风口都能起飞了,我背靠着我姐夫这座大山,看我这次不玩死你!

......

陈东并未看本地新闻,整理完棚户区改造项目事宜后,他就马不停蹄地回家煲汤给母亲。

在他心里,母亲是一切。

生意和钱,只是他为了让母亲享福的工具。

等他从医院回家,一推门,就看到龙老正襟端坐在沙发上。

龙老,你不打招呼就进我家门,有点过分了吧?陈东戏谑一笑。

少爷,老奴是着急给你报喜啊。

龙老看陈东的眼神,满是赞赏,淡然如水的他此时也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老奴已经搜罗到了本市所有地产公司的房价,在新闻发布的半个小时内,所有公司都集体将城西的房价上调了将近三成!

才三成?陈东有些不满意的摇摇头,看来你们亿科的影响力还是不够啊!

城西因为是老城区,破旧脏乱差,所以房价在本市一直是个另类,上调三成看似幅度很大,但也仅仅是堪堪够上了本市的正常房价而已。

这和他预想的,差了一些。

嘿嘿,少爷,这才多久啊?最近几天,城西的房价一定会持续攀升的。龙老讪笑了一声,随即正色道:不过,这倒是其次,最主要是你这第一战堪称大胜,让老爷很满意!

呵呵。

陈东冷笑着挑了挑眉:他这么容易就满意了?

龙老神情一窒。

陈东不屑地笑了笑,压着心中郁气,提着保温桶走进厨房:这么容易满意的男人,怪不得当年会丢下我们母子离开呢。

龙老欲言又止,最后只能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