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儒子萧子杰李柔香小说(完整)免费阅读

高质量小说《寒门儒子》由著名作者钻头哥著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萧子杰李柔香,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虽然我穷,但志不短。别说的这么高雅,哥是草根……

《寒门儒子》 第1章 勤工俭学 免费试读

我叫萧子杰,正在上大学。但家里却是非常的贫困。没办法,我只好边读书边打工,用勤工俭学来养活自己,同时还要补贴家用。可想而知,我是盯着巨大的经济压力。

利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去赚钱,做家教无疑是我的最佳选择。

我之前给一个初中女孩做过家教,他父亲知道我家里很贫困后,就把我介绍到他的夜总会打工。这样,我就能多一份收入了。

我在夜总会的主要工作就是给客人送酒水,也就是一个打杂的。

有一天晚上,我被大堂经理叫到了一个包厢内。

我进了包厢,发现已经有几个男服务生在里边,包厢内的客人有男有女,但都喝的东倒西歪,丑态百出。

对这样的场合,我是极其反感的。正当我准备离开时,其中一个光头男,竟然叫嚣着让我们几个服务生扮人妖,还将几万现金甩在了桌子上,说只要我们扮了人妖,每人就是一万。

其他几个服务生看到能有一万的收入,顿时没了骨气,有的竟然还点头哈腰乐此不疲。

我心中很是悲哀,士可杀不可辱,***别说给一万了,就是给十万,老子也不会扮人妖的。

我扭头就走,但却被一个女客人给拦住了,她问***啥去?我说我不扮人妖。她骂我不识抬举,还抬手扇了我两记耳光。

就是这两记耳光,把我给彻底激怒了,我抬手也给了她两记耳光,将她直接抽翻在地。

包厢内顿时一片大乱,光头男和几个手下跑了过来,对着我拳打脚踢,我拼命还击,和他们厮打在一起。

我摸起了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将光头男给开了瓢,但我也随即被打翻在地。

夜总会的老板带人过来劝架,也无济于事,他们连夜总会的老板和保安也打,最后双方一场混战,我被打昏了过去。

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被扔在了夜总会外边的雪地上,遍体鳞伤,浑身是血。

就在我认为自己快要挺不过去的时候,夜总会的老板娘带人找到了我,将我送进了医院。

我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我也决定不再去夜总会打工了。

夜总会的老板娘也知道我家里非常困难,对我很是同情。由于我辅导过她女儿的功课,她也很是感激我。我住院的费用都是她出的。

就在我出院的前一天晚上,她又来了,问我出院之后,还去不去夜总会上班?我断然摇头。

她也承认,出入夜总会的人什么样的也有,三教九流,五毒俱全。她也知道我正上大四,是因为家庭困难才外出打工。她也不赞成我再去夜总会打工了,但她却给我介绍了一个新工作。

我问是什么新工作?她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说新工作也会给我带来丰厚的收入。

她又经过一段时间对我的观察,发现我果真老实本分,不是那种口无遮拦的人,直到我出院之后,她才告诉了我新的工作是什么。

原来她将我介绍到了一家高档会所去当服务员。出入那里的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档次很高,不会再像夜总会那样鱼龙混杂,最起码我的收入更是可观。

为了尽快赚到钱,我毫不犹豫地点了头。也对她给我介绍工作感恩戴德。

她临走的时候,和我互留了手机号码,今后联系也方便些。

出院之后,我在学校又休养了几天,这才到那个高档会所去上班。

在那里,揭开了我人生崭新的一页。

夜总会老板娘,叫蒋谷莲,为人豪气仗义,我毕竟认真地辅导过她女儿的功课,她对我则更是倍加照顾,为了使我能够顺利的进入高档会所工作,她还亲自给我交了五万的押金。

经过短期培训,我正式上班。

当我正式上班之后,我才发现这里的活也不好干。高档奢华的背后,是无尽的委屈和辛酸。

这一天晚上,有一个客人点了我,我正准备进屋,领班跑了过来,特意交代我。要让我好好服务,千万别让她不满意。

像领班特别叮嘱的客人,那都是贵客,我啥也不敢问,只能按照领班的吩咐,匆忙进屋。

进屋之后,我看到了一个芙蓉出水般的美女正站在屋子中央。屋中的光线微暗,目的就是为了调节温馨气氛。但在她那雪白肤色的反衬下,屋中的光线陡然亮了很多。

天女下凡,这是她给我的第一个印象。这也让我稍微放心了点,毕竟她不是那种不忍目睹的丑女。

前几天晚上,我就遇到一个短额塌鼻阔嘴的丑妇,口臭不说,还有狐臭,她非让我陪她聊天,熏得我几乎呕吐。忍无可忍之下,我直接一走了之,惹的她给了我一个差评,本来五百元的提成,只给了二百五。我就是宁肯要那二百五,也绝对不陪这种货色聊天。

我真担心今晚的这个贵客也是一个丑女,没想到竟然是个美女。

她用那双美目仔细盯着我,目露欢喜,姿势优雅地坐在了沙发上,显得高贵大气。我对她顿时充满了好感。

她轻启朱唇:“你会做按摩吗?”

我点了点头,道:“会,我专门受过培训。”

她莞尔一笑,道:“这样就好,我今天很累,浑身就像散了架,听说这里的按摩不错,我就来了。”

“嗯,好,我会尽力的,你如果感觉我做的不好,请直说。”

“呵呵,我就喜欢直爽的人,好,来吧。”她说着就到了按摩床上。

她不但貌美,气质还非常高雅,我恨不得天天都有这样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