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翔鹤王小说名 鹤唳九霄大漠f40a在线阅读

精选热书《鹤唳九霄》是来自大漠f40a著作的玄幻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华翔鹤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他,还在襁褓之中,却被灵鹤叼来,身份是个谜。 他,体内蕴藏巨大隐秘,逐渐觉醒,指引出通向真相的路。 机缘巧合,风云际会,他被推上风口浪尖。 不畏强敌,不断挑战,终至巅峰,冲凌九霄,他谱写出一曲王者的不屈之歌。 我是鹤王,傲战八方。

《鹤唳九霄》 第13章 东西掌门 免费试读

“鹤趾山?”

恼火消散无踪,抬头四下一望,华翔发现已经是处于群山之间,环境跟自己所熟悉的平原截然不同了,不过,这时到了傍晚,光线黯淡,夜幕开始降临,看不到太多景物,口中只是喃喃感叹:“一百余里之远,眨眼功夫就到了?”

作为他而言,这样的事情,真是有些不敢相信。

长这么大,最远一次出门,也没有离开过第三半岛,曾经想去第二半岛玩,那里每年都要举报一个盛会,然而将近五十里的海面还是令他只得望海生叹。

走陆路转弯抹角需要跑九十里,徒步的话,一天就算能到,却无法返回,也是只得作罢。

所以,最远处,就只是到了第三半岛的西北角,那里有着一个集市,华老三去卖稻米,他就跟了去,距离栖鹤村,有四十里远,套上牛车,走了大半天才到。

“师傅,你这是什么功夫?这么厉害!”

华翔惊叫一声,跑到玄通子身边作揖施礼道:“您可一定得教我啊!”

虽说是第一次离开爹娘,有着太多的不适应,不过,华翔却是很看得开,知道现在到了这么个陌生地域,一切都跟在村里不同,不可再称王称霸,还是夹起尾巴谦虚做人的好。

不然,硬要逞强的话,只会被人踩扁,眼前这个老道会不会给小鞋穿,还不一定,毕竟,在村里时,他是出主意跟他对着干过的。

导致的结果就是:给他收徒弟的工作增添了不少麻烦,最后更是只得暂时离开空手而去,这可不是随便说得过去的。

想到这里,鬼精灵的华翔,却是跪下磕头不起,祈求道:“师傅,弟子做了错事,请您原谅,您若不原谅弟子,弟子就长跪不起。”

玄通子眉头一皱,暗道:“还真是不一般,怎么就猜到我要罚他?”不过,口中却是并不挑破,反而故作不解地问他怎么了,只管说。

“先前师傅在村里收徒弟,弟子出坏主意,给师傅制造了麻烦,弟子知错了……”一个头竟然磕到玄通子脚面上,是要表现出良好的认错态度。

天已黑了,不便多说,再说,杀人不过头点地,自己主动认错,也是难得,想到这里,玄通子就拉起华翔,原谅了他。

同时,也就将明天专门就他搅扰收徒一事,进行责罚的决定,给悄然取消了。

带华翔来到北边一间屋内,点上油灯,映照出靠墙摆放的一张石床,另一边摆放着石桌石凳,玄通子歉意一笑,道:“今天太晚了,你就饿一夜吧!明天一早就有饭。”

华翔舔了舔嘴唇,说到饭,还真是饿,不过,饿不着他,嘿嘿一笑,答道:“师傅,饿不着的,我老娘给我带了腌肉。”

解下背在背上的包裹,果然就拿出一大块猪腿,向玄通子要了匕首,割成大小两块,就将大块送到老道口边,乖巧地笑道:“师傅,这个你吃,我们村的特产,挺好吃的,尝尝吧!”

盛情难却,再说也的确有些饿,玄通子笑着点头,接在手里。

华翔拿起那一小块,啃了一口,用力嚼起来,边嚼边道:“师傅,这腌肉平常可不舍得吃,只有到逢年过节才给吃的。这一次,要不是我来这里修炼,我老娘还不舍得拿给我哩!”

玄通子知道这是真的,山下普通农人的生活,的确是比较清苦的,个别的甚至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日子,一个字形容,那就是“惨”。

吃了几块腌猪腿,玄通子看华翔不饱,就把剩余的给他吃,还真能吃,一个猪腿,吃下去差不多二分之一。

吃饱之后,华翔嚷渴,屋内却没水,玄通子就从一个紫色小葫芦里倒出一粒花生仁大小的丹药,银白色,让他嚼碎后吞下去。

入口之后,冰冰凉凉,随之咬破,甜唾顿生,如同在口中开了一个泉眼,津唾源源不断,咽之不及,片刻之后,腹内平稳,浑身舒坦,再无焦渴之感。

华翔直夸药好,由是,啃腌猪肉带来的焦渴之状彻底解除。

“今晚,你就随为师睡在这石床之上吧!”

玄通子看着华翔,道,心中却是感叹,他这石床多少年来一人独据,哪怕就是那些修炼上稍有所成的弟子,被他欣赏,也未曾得过同榻而卧的机缘。

华翔对于睡处从不在乎,在栖鹤村时,屋里院里甚至院外田间床上地上哪里不曾睡过?只是却怕一样生物,于是,忍不住问道:“师傅,这里会有蚊子吗?弟子不耐那小东西咬!”

“这个你放心,半个蚊子也不敢来。那灯油是用特殊植物炼制而成,不但对修炼有裨益,而且最能驱蚊灭虫,保管你一觉睡到大天亮。”玄通子笑道。

“是嘛?这可太好了!”向着油灯看一眼,华翔就在石床上躺下去,盛夏暑热难耐,不过这里却是清清凉凉,如同二八月那般,不寒不暑,舒适异常。

更为难得的是,果然没有蚊虫踪影,就是山下树林中的那些夏虫的鸣叫,也是显得微弱而稀疏,似有若无,这里还真称得上是神仙洞府。

“小翔啊,为师趁着无事,就将这里的情况简单告诉你,也免得你明天手忙脚乱。”

玄通子在石床一头盘膝坐定,看着躺倒的少年,见他并不拘束,心头感叹,接着道:“为师平常是不教弟子修炼的。只在每年收徒之时,下山去岛上各村奔走。今年更是赶上十年大收徒,更加不能闲着,所以,明天还得下山去。”

“啊,师傅,你走了,那弟子怎么办?”吃了一惊,华翔刺棱一下坐起,无奈地问道,目光之中满是祈求之意,好像在说:师傅您别走!

玄通子以手示意他不要担心,就道:“你听为师说。为师两个师弟,分管东西两院,东院是二师弟玄灵子做掌门;西院是三师弟玄机子做掌门。收来的弟子,也是均分到东西两院,进行修炼。为师平常是不过问修炼之事的。”

华翔听得傻眼,万没想到玄鹤派内,还有这样的讲究,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是去东院呢,还是去西院?看在你孝敬腌猪肉的情面上,为师给你行个方便,允许你自由选择。”玄通子耐心地问道。

再一次面临选择,何去何从?华翔对此还真是迷茫,因为对这里一无所知,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这可让人实在犯难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