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在线免费小说-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江颜婷纪思铭

火爆小说《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看呗为您推荐,这是作者江颜婷纪思铭最新创作的作品,小说的主角是江颜婷纪思铭,文章深入人心,值得收藏阅读期待您的翻阅!想到这,我连忙拿出小镜子一照,啊!我发出了尖叫声,镜子里还是我吗?我的眼珠变成了血红色,和刚才遇到的那个我一模一样。

《身后有鬼阴夫别过来》精选:

只见昨晚留我们住宿的老太婆正目光炯炯得盯着我,她站在集市正中间,手里持着一根长长的皮鞭。

天哪!竟然是她在鞭打这些灵魂吗?

她好像也看到我了,向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手一挥皮鞭扬起又落下,与此同时四周惨叫连连。

我后退了几步,心里的惊骇越来越深,果然是她,她手里的皮鞭应该是总指挥,一动无数根皮鞭就落在了一个个悬挂的灵魂身上。

不对啊,刚才这中间不是空荡荡的吗,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老婆婆狞笑着向我走来,我一步步往后退,此刻浮现在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不怀好意,傻子都知道凶多吉少呢。

“你怎么闯入这里的?”

“你为什么要鞭打它们?”

我们几乎是同时提出疑问,老太婆眼睛一眯,笑容更盛了,“哈哈,你能看见?你是阴阳眼?”

我一愣,本能地摇摇头,阴阳眼我听老爸说过,就是能看见各式各样的鬼,拥有那功能绝壁不是什么好事,每天一大堆鬼影在眼前晃动,想想就渗得慌。

“你的眼睛是谁给你的?今天早上你不是这样的,你在这里遇见谁了?快说!”

老太婆的声音凌厉起来,我彻底被镇住了,一时吓得忘了跑。

等等,她说的意思是?我的眼睛和早上出门时不一样?这个不一样是用肉眼都能看出来的?

想到这,我连忙拿出小镜子一照,啊!我发出了尖叫声,镜子里还是我吗?我的眼珠变成了血红色,和刚才遇到的那个我一模一样。

“叫什么叫?有屁的用!快说你究竟怎么了?”

我刚要开口,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有没有屁用关你屁事!你个死老婆子给我滚!”

接着我被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我把脸埋在了对方的胸膛上,不用看我就知道是纪思铭来了,他来救我了。

“你,你是游魂?你居然闯入了这里,还有自己的意识?”

“哈哈,我的本事大着呢,露出来怕惊着你这把老骨头。”

“你们,到底是所为何来?鬼集市我管了这么多年,向来和人素无冤仇,人有人道,鬼有鬼途,只有误闯入这里的,才会被我们留下,但做了生意后马上就会释放的,从来不曾伤害人命。”

“呸,你放屁!刚才我亲眼看见你打它们,你是想置它们于死地,从此后受你的控制。你快放了我老爸,不然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仗着有纪思铭在,我感到自己说话都更硬气了,老太婆脸上露出诧异之色,随即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喔,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来寻找你老爸的,他也在这里面吗?是谁,你指出来,我绝不为难。”

我擦,我要是知道是谁,早就带走了,还在这磨蹭什么啊?

这时纪思铭抢过了话头,“你把它们放下来吧,让小璇辨认,找到人我们马上走,绝不干扰你办事。”

“凭什么听你的?我有什么好处啊?”

“呵呵,老婆婆啊,人生七十古来稀,看你那样应该远远不止这个岁数吧,黄土都掩盖下巴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事啊,名啊利啊,终究是一场空,何不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呢。”

纪思铭语重心长的一番话令我都忍不住点赞了,好一个对人生豁达的态度,或许真能说服这个老太婆呢。

但我做梦也没想到,老太婆的脸色会变得那么突然,她本来微微笑着,这下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啊,你给我闭嘴!我有你说的那么老吗?记得十年前我才刚刚结婚呢,洞房花烛夜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我彻底石化了,感觉马屁拍到马腿上了,这下完了,不过她为什么会看上去那么老呢?真的像七十以上的老年人。

纪思铭也愣住了,不过他反应也相当快,连忙转移开话题。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无利不往,你说说你的条件?”

“痛快!只要答应了我的条件,我保证一定找到她老爸,并放你们平安离开这里。”

“好啊,你快说啊,什么条件?”

“其实很简单,我想要你的眼睛。”

话音刚落,我一头扎进了纪思铭怀里,这才想起了自己已经变成了红眼珠的怪物了,真不想让纪思铭看见我这副鬼模样。

“为什么?她的眼睛有什么好的?你若有收藏的癖好,我可以给你找成百上千双不同的眼睛,不过不是活人的,是死人的。”

我心里升起一阵麻麻的感觉,想到那些圆滚滚的眼珠,就觉得特么恶心,死人的还更恶心呢,人都死了还落得器官残缺。

我狠狠拧了纪思铭一把,他却不露痕迹把我的手握在手里,接着和我十指相握,指尖传来他的温度让我有些许的心安。

“哈哈,你好好看看她的眼珠,那可是上好的阴阳眼啊,我只要她的。”

老太婆的话音刚落,纪思铭一把推开我,眼神落在我的脸上,我刚想低头逃避他灼热的目光,却被他擒住了下巴,不得不和他四目相对。

纪思铭轻轻地啊了一声,“小璇,你的眼睛是怎么搞的?我才离开你一会儿功夫,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了,之前的慌乱,害怕此刻在这个男人面前,一股脑发泄了出来,我使劲捶打着他的胸脯。

“你,你还好意思说!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抛下我不管,我会变成这样吗?”

我的眼泪就像开闸了自来水一样,喷洒而出,纪思铭怔了怔,继而用手指为我拭泪,只是他的动作实在太粗鲁了,弄得我生痛。

“好了,都是我不好,你倒是快说啊,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我遇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只是她的眼珠是通红的,她说是另一个我,还说什么月圆之日就是我们相逢之时,我的眼睛是她给的……”

我低头说完后,抬头一看面前的两人,都是大张着嘴,一副很吃惊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