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力荐星门-许星辰星门在线预览

为您力荐好文《星门》,提供小说星门许星辰在线预览,星门讲的是贾德兴很是无奈,任他如何挣扎,却毫无效果,只得顺其自然任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不知道自己会飘向哪里。

《星门》精选:

贾德兴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慢慢的漂浮到医院的天花板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舒服的,舒服的甚至有股想哼哼的冲动,哪里还有此前那种憋气的感觉,原来死亡是这么奇妙的一件事情。他俯身向下望着,不停的呼喊着刘萍,老伴儿,老伴儿。可这一刻刘萍哪里还能听见他的呼喊之声,只是在那里无助的嘤嘤啜泣。

贾德兴的心里有些焦急,他用力想向下飞到刘萍的身边,可身子就是不给力,越想向下沉,反而身子却往反方向飘去,慢慢的居然穿过了一层层楼的天花板,最终漂浮到了刚刚挂上月亮的天空之中,身体就这样不受控制的如树叶随风般漂流。

贾德兴很是无奈,任他如何挣扎,却毫无效果,只得顺其自然任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不知道自己会飘向哪里。会飘到传说中的地府吗?还是天堂?再或者是什么地方?他很迷惘。

伴随着一辆公交车发出的刺耳的刹车声,一个身着申城快递工装的快递员身子被撞的横飞了出去,落在十几米开外的柏油路面上,而他用来送快递的电动车也被撞的四分五裂,一地的碎片。落在地上的快递员,身体不停的抽搐,口中吐出一口口的血沫和细小的血块。

公交车司机慌了,手中举着电话要拨打120,可该死的手指,就是不听话每每都按在了其他的按键上,最终一名年轻的女性乘客先拨通了急救电话,喂,120吗?这里是南苑路与新源道交口,一辆公交车和电动车发生了交通事故,骑电动车的人伤情很严重,一直在吐血,你们快点来啊!

10分钟后,一辆闪烁着蓝灯的救护车疾驰而来,和一辆警车几乎同时到达了事发地点,此时快递员已经陷入昏迷,嘴里依然不断的有血块和血沫溢出,两名救护人员麻利的把他抬上担架,平稳的送入救护车中,救护车重新亮起蓝灯,司机不停的按着喇叭,一路疾驰而去。

公交车司机的驾驶证交给了警察,自己蔫头耷脑的蹲在车旁抽着烟,他很是郁闷,明明是绿灯,也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个愣头青,更不知怎么就这么倒霉让自己给撞上了。

车祸的伤者到了,有内出血的症状,人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立即安排抢救。罗媛医生判断,医院立即开通绿色通道,为快递员安排好了全身检查。

进入检查室后没多久,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快递员的呼吸心跳骤停,心电监护设备上显示心率的成了一条直线。罗媛安排所有人立即对快递员进行心脏复苏,使用肾上腺开始药物复苏,气管插管维持他的呼吸。

包括罗媛在内的医生们不停地进行心肺复苏,但是快递员的情况并未好转,检查室内的氛围慢慢的变得紧张起来。

抢救室仪器设备更完善,快把患者转运回抢救室抢救!罗媛果断的下达指示。但是从检查室到抢救室至少还需要两三分钟的路程,而心肺复苏急救却一刻都不能停。来不及多想,这个身高仅一米六五的瘦小的姑娘跳上了转运车,跪在快递员身旁,按照每分钟100下的标准继续按压急救。身旁的医护人员推着转运车以最快速度飞奔进入抢救室,大约花了两分多钟,罗媛也跪着按压了两分多钟。

患者的心跳复苏了!一名护士惊喜道。

进入抢救室后,没有一刻的休息,罗媛便开始了紧张的抢救。更换呼吸机控制呼吸,使用萨博机进行胸外按压,肾上腺素、呼吸兴奋剂、碳酸氢钠纠正酸血症、升压药、止血药在经历了六个多小时的持续抢救下,快递员终于恢复了自主心跳和呼吸,转到了监护室。

罗媛终于松了口气,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罗医生,患者是A型血,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输血,而且患者的内出血也止住了。一个护士道。

知道了。罗媛报以护士一个温柔的笑容。

但是护士的言辞有些闪烁。

罗媛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护士,看的护士感觉有些不自在。

CT检查结果显示,患者头部受到了重创,已经损伤到了部分脑干,疮愈后极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护士道。

罗媛本来还有些高兴的神情慢慢的变得僵硬,好不容易救回了这么年轻的一条生命,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这个患者的血型分析十分奇怪,他血液中的维生素A明明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值,但是在他身上没有任何的副作用,而且除了脑干以外,他的身体其他的小创口恢复的也是非常的惊人,除了这次车祸的创伤,我们甚至没在他身上找到一处伤疤,皮肤比我们女生还要白皙。女护士接下来的话,却让罗媛心中一震。

什么?带我去看看。罗媛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那是2个月前,自己的大学同学兼闺蜜程雪拜托自己,在医院中特意寻找血液中维生素A含量特别高,而且还能够正常生活而不受影响的人,起初她还以为程雪是在和她开玩笑,毕竟维生素A值在血液中特别高的情况下是会使人中毒的,但没想到今天就碰到了一个,可惜却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通过患者腰包内的身份证和一盒名片中得到的信息,患者的名字叫许星辰,是申城快递公司的一名快递员,年龄只有十七岁。

罗媛打量着眼前病榻上这个叫做许星辰的快递员,小平头,国字脸,微胖,鼻子有点趴,身高175公分左右,白白胖胖的,一双紧闭的眼睛,让人看不出眼睛的大小,但通过他眼角处的两道压痕来看,他应该是戴眼镜的。可能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稍嫌有点厚的嘴唇显得有些苍白。

翻开盖在他身上的被单,他身上的衣服仅剩下一条裤头,稍显旺盛的体毛下肌肤洁白如玉,正如护士所讲,身上居然没有一个旧伤疤,哪怕连一个针鼻儿大小的都找不到。

罗媛拿起许星辰的检验报告,有些发愣,30微摩/升(pmol/L),明明超过了正常值十数倍,其他器脏居然除了创伤性损伤,没有任何的不良反应,这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不科学啊!

罗媛拿起了手机,她决定要问一下程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应该怎么运用科学来解释这种现象。

儿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监护室外一阵嘈杂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瘫在门口,呼天抢地的痛哭流涕,在她旁边还蹲着一个中年男人,也是不住的抹着眼泪,摇头叹气,看得出他们是一对夫妇,正是急急忙忙从老家赶过来的许星辰的父母,当被监护室的值班医生告知他们的儿子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的时候,伤心之情再也难以抑制。

面对着这对哭嚎的中年夫妻,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慰,因为任谁都无法承受这将要失去儿子的痛苦。

全程也只有一个有些谢顶,身材胖大的中年男子在劝慰,老哥,嫂子,你们放心,咱星辰是个厚道孩子,出事也不会轮到他的,慢慢会好起来的,我会给他找最好的医生,医药费的问题你们不要担心,我会全权负责的。

谢顶的中年男子就是许星辰在申城快递公司的老板,李大江,在他身边站着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那是他的独生女儿李若曦,李若曦早已经哭红了双眼,抽抽噎噎的也在劝慰着许星辰的父母,叔叔,阿姨,星辰是好人,老天爷会保佑好人的。

听了李大江妇女俩的劝慰,许星辰的父亲许震起和许星辰的母亲王改变的心情似乎平复了很多,是啊,他们两口子就是厚道人,从来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许星辰更不用说,他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小小年纪就到了滨海市打工,赚下的钱不仅没有乱花过一分,每个月还按时如数的转到家里,那么好的孩子,他们也相信老天不会慢待他的。如今这个念想俨然已经成为了他们最后的信念。

许星辰家属,签字。一名护士相当的不长眼,在此时递上了一张病危通知书,王改变只看到病危通知书五个大字,还没来得及看内容,双眼向上一翻,一口气没倒过来,人就晕了过去。许震起急忙一把抱住王改变,一阵的推前胸揉后背,王改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醒了过来,然后便是止不住的放声大哭,刚刚隐约还心存的一丝侥幸,被眼前的病危通知书砸的支离破碎。

你他妈有病吧。见此情景的李大江压抑不住心里怒火,要不是被李若曦拦着,差点就一个耳光甩过去。

护士被愤怒的李大江骂的有些发懵,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委屈的咬着下唇,眼泪直在眼框里面打转。

先生,我知道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也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您这样把情绪加诸在别人身上也是不对的,您必须为刚才的行为道歉。罗媛不久前跟程雪通了个电话,告知了许星辰的情况,程雪简直高兴的不得了,在电话的另一端喊了句十分钟就到,便挂断了电话。罗媛对于这个闺蜜的急性子很是无奈,只得摇头叹气。当她回到监护室门口的时候,恰巧遇见了李大江怒骂护士的那一幕。

李大江刚才在气头上,开口骂了护士以后,心里稍作冷静也是为自己的行为有些后悔,当下也不矫情,顺坡下驴对护士说了声对不起。

你也没什么可委屈的,你的工作方法也有问题,将心比心,如果换做是你的亲人,你会在这个时候,这个样子递出这么一份单子吗?还要患者家属签字?你也应该向这位先生和患者家属道歉。罗媛转头对小护士道。

一场风波就在小护士的一句对不起中就这么结束了,同时在罗媛的背后响起了大家认同掌声。

媛媛,你可是越来越厉害了,有理有据,有方法有人情,做医生就该是你这个样子。为罗媛带头鼓掌的正是刚刚电话另一端的程雪。

两人相视一笑,程雪给罗媛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只手却偷偷的在罗媛的胸前捏了一把。

罗媛红着脸差点没惊呼出来,好在没人看到,她恨恨的把嘴唇凑到程雪耳边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女流氓,怎么一点没改性呢,改天找个男人好好给你也捏捏。

程雪只是调皮的一笑,没说什么,绕过了罗媛,掏出一张盖着轩辕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大印的工作证递到了李大江面前,李大江有些懵,他曾经也从小道消息知道这个神秘部门的存在,但不知道自己跟这个部门会有什么交集。

是这样的,患者的情况在我们的科工委研究攻关课题范围之内,我们正在全国寻找他这样的人配合做医疗实验,目前我们有50%的把握让他苏醒过来,并恢复成正常人,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配合我们做这个实验。程雪言简意赅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李大江的眼睛瞬间便泛起了亮光,他很清楚植物人在世界上治愈的案例,虽然说是有先例的,但比例却少的可怜,能达到1%已经是一种奢求,作为一个国家权威单位居然能有50%的把握,他咽了口唾沫,转过头劝说起许震起和王改变,老哥,嫂子,这个机会不多啊,你们看呢?

虽然王改变还是有一丝担忧,但有恢复的希望总比现在这个结果要强,她看了看许震起,两口子咬着牙点了头,并在程雪拿出的一份合同上签了字,按上了殷红的手印。不仅如此,程雪还告知他们此次的医疗费用全免,而且还能获得一笔以配合科工委工作为由的奖励金,金额足足有5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