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生到复苏之前by无台本尊

无台本尊为大家创作了《我重生到复苏之前》,故事的主角是叶青,更多的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打从前年他们的老爹半夜闯红灯过马路时,被执行公务的警车给撞死后,七兄弟纠集了一大帮亲戚,去警局狠狠地闹了一场。

《我重生到复苏之前》精选:

叶元堂,你TM躲哪儿去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叶元堂,给老子滚出来!

找不到叶元堂,就找他媳妇,臭娘们,快还钱!

叶氏药馆门外,几个光头泼皮一个比一个骂得凶残。

这样的情形,近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周围的邻居都习以为常了。

有的人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有的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袖手旁观,就差带上一包瓜子了。

当然,更多的是一脸义愤,但也敢怒不敢言。

这些泼皮是老城区有名的洪家七兄弟!

七兄弟的父母只管生,不管养,使得他们从小就在街头胡混,再加上人多势众,这窝崽一个比一个狠。

早些年,七兄弟虽然痞,却也没这么狂。

打从前年他们的老爹半夜闯红灯过马路时,被执行公务的警车给撞死后,七兄弟纠集了一大帮亲戚,去警局狠狠地闹了一场。

虽然没闹出什么名堂来,这件事却成了七兄弟们耍横的资本。

连公家都欠咱人命呢!

从那以后,七兄弟欺行霸市,很是张狂,老城区没人愿意招惹他们。

就在他们最得意的时候,洪家老娘得了中风,下肢瘫痪。

七兄弟谁都不愿意管,快八十岁的老太太只好一个人住在街边的小窝棚里。

前段时间,老太太不知道从哪里得了个偏方,听说巴豆和童子尿熬服,能治中风。于是她趴在隔壁废品站借来的小拖板车上,用手撑着,像划船一样来到了叶氏药馆买巴豆。

巴豆的用途广泛,又不是什么稀罕物。

叶元堂没问清楚她买去干嘛,随手给她抓了一把,见她可怜,连钱都没收。

当时老太太感激的,一路上都在絮叨叶大夫的仁义。

谁料当晚她服了偏方后,大泄不止,等三天后,废品站老板到她那窝棚里找自己的拖板车,才发现人都臭了!

经法医鉴定,老太太是脱水而死。

这可给了洪家七兄弟借口。

没人知道偏方是哪来的,但巴豆是叶氏药馆的,这肯定跑不到,百八十万总要赔的。

就连废品站老板都有责任,要不是你的拖车,老太太能死吗?张口就要五十万。

贡献童子尿的那家人一看这架势,连夜搬家跑掉了。

废品站老板有钱,认了裁,找人说和后,拿出十七万破财消灾。

但叶氏药馆就没这么幸运了。

在洪家兄弟看来,药馆都开百十年了,叶家早就富得流油了,以前没机会,现在逮着了还不得狠狠地咬一口?

不堪其扰的叶元堂,找了无数中间人说和,也把赔偿降到了四十八万,一分都不能少了。

这个数字,让叶元堂夫妇愁白了头。

叶氏药馆虽然历经四代人经营,但一直都秉承着医者仁心,普济众生的原则,有钱没钱先治病再说,赊出去的账都能追溯到民国时期。

这个数额,让叶元堂夫妇愁白了头。

叶氏药馆虽然历经四代人经营,但一直都秉承着医者仁心,普济众生的原则,有钱没钱先看病抓药再说,赊出去的账都能追溯到民国时期。以至于传到叶元堂这一代,除了两间铺面和家里那套房子外,根本没有什么积蓄。

两口子东拼西凑了半个月,才凑了四十万,还差着九万。

如今已经好几天了,叶元堂都没回过家,一直在外面张罗借钱的事。

安又琴不想让儿子叶青牵扯进来,所以根本没让他知道这件事,借口药馆里事多,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吃住在这里,独自面对洪家泼皮。

天天被人登门辱骂,安又琴的精神压力非常大,本来润泽的面容,已经瘦的快脱形了。

听见外面的叫骂声,她揉了揉昏沉沉的脑袋,强撑着身子走出药馆,面对张牙舞爪的洪家兄弟,刚准备说话,突然看见一辆车疯了似的朝这边撞来。

安又琴有些恍惚,都忘了该要避一避的。

最后关头,疯狂的宝马X5意外拐了个弯,错过了人群,只把最外围的洪老四甩到了墙角里。

X5来的太突然,现场所有人都是懵的。

唯有驾车的叶青很清楚,他本来是想把洪家兄弟一波全捎上的,看见老娘在人群里,才选择了洪老四。

可惜角度不对,被甩进墙角的洪老四,颤颤巍巍地竟然又爬了起来。

叶青冷哼一声,拨了倒档,退出一段距离后,猛的一踩油门,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再次撞了上去。

这人是要命啊!

刚爬起来的洪老四被吓得魂飞魄散,腿一软,又瘫了回去。

轰!

X5的车头擦着的他的头皮,狠狠地撞在墙上,只差半厘米,就要把他的脑袋撞成肉酱。

死里逃生的洪老四,瘫在车底下半晌说不出话来。

直到这时,洪家兄弟们才醒过神来。

妈的,咋开车的,专捡人撞啊?

快看看老四死了没,让开车的赔钱!

叶青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面对着围聚过来的洪家兄弟,他二话不说,抬脚就朝最前面的洪老大踹去。

砰!

洪老大展示出了平生最利索的一个倒栽葱,狠狠地栽在地上。

叶青上前一步,又在他的脸上补了一脚。

砰!鲜血飞溅!

张狂的叫骂声嘎然而止。

叶青这两脚,一下子就把洪家兄弟们给镇住了。

好一会,才有人认出来:这小子是叶元堂的种!

管他是谁,咱们兄弟一起上!

回过神来,洪家兄弟很有默契地散开,然后几乎同时扑了上来。

双拳难敌四手。

以前就有练家子不堪欺辱,奋起反抗,最终吃亏在洪家兄弟的人多势众上。

眼下这形势更为明显。

叶青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毛头小子,虽然开场出其不意,但洪家兄弟也不是善茬,横行老城区这么多年,都是练过的。

恐怕又是一个被乱拳爆捶的下场!

周围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已经认出儿子的安又琴,更是被吓得惊呼出声。

然而叶青不慌不忙,脚下一顿,先是双拳齐出,打飞了洪老六,紧接着化拳为掌,迎上了洪老三的截拳。

啪!

一声脆响,以硬击软的洪老三只觉得肘关节像着了火一样,火辣辣的痛。

仔细一看,骨头茬子都露出来了!

下一刻,喜欢偷袭的洪老五已经绕到了叶青背后。

可是没等他出手,叶青就像后面长了眼睛一样,身形一错,左脚勾着洪老五的膝盖转了半圈,猛的一带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洪老五惨叫着摔在地上。

他的腿弯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显然也废了。

眨眼间,在场的洪家兄弟,只剩一个洪老二还能站着了。

他落在最后,一直属于补刀的角色,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愣在那里犹犹豫豫的,迟迟不敢上前。

叶青蔑视他一眼,转身向安又琴走去:妈,你没事吧?

子欲养而亲不待。

三十年了,终于又可以唤声妈了。

相比前世,叶青最后一次见到老娘时的惨状,如今老娘虽然憔悴,却活生生地站在这里,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一个儿子开心的吗?

叶青甚至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忍不住再次唤道:妈,我回来了!

安又琴刚要开口,忽然,眼神里满是惊骇。

原来,叶青身后的洪老二,突然掏出一把枪,顶在了叶青的脑袋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安又琴恍惚间看见儿子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笑容。

但下一刻,洪老二就抠动了扳机!

眼看就要血溅当场,叶青一个迅敏的错身动作,左手一把夺过手枪的同时,右手一记耳光甩了出去。

啪!

洪老二两百斤重的身体飞了起来,划出一道黑影,狠狠地撞在墙上,贴了足足十几秒,鲜血从撞击处流出好几道印子,他才扑通一声,掉在地上。

周围人仔细一看,都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连墙上的红砖都碎了一大片!

叶氏药馆门外,终于再没有一个站着的光头了。

叶青把枪一丢,若无其事地上前搀住安又琴的胳膊,道:妈,我来接你回家。

你,你这是

安又琴想说点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之前她一直瞒着叶青,就是怕儿子被洪家兄弟欺负。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的出现,竟然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意外。

直到叶青锁上了药馆的门,她都还像做梦一样。

妈,没事了,我们回家吧。叶青紧紧搂着老妈的肩膀,把她带上了车。

好在X5皮实,试了试,竟然还能打着火。

老妈就在车上,叶青开车稳了许多,慢慢的倒车,慢慢的打方向,稳稳当当的方向捋顺。

姓叶的,这事没完!

刚准备起步,就听见洪老四躲在人群后面叫喊道:你打伤了人,这是犯法的,你等着坐牢吧!

安又琴闻言,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感觉到老妈的担忧,叶青皱起了眉头,安抚道:妈,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说完,他眼神一冷,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见识过叶青的身手后,洪老四当然不想跟兄弟们吃同样的亏,刚要跑,不知被谁伸腿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啃屎。

没等他爬起来,就被从后面摁住了脖子。

叶青那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耳畔低语:你们兄弟作恶太多,已经惹得神憎鬼嫌,想活命的话,明晚十点以前,把你们讹的钱双倍的给我吐出来,敢拖延一分钟,我剁了你们七个!

你,你这是敲诈,你是犯法的!洪老四咬牙切齿道。

哟,现在懂法了啊,说的不错,我就是在敲诈你们,并且从今往后,我将会成为你们洪家兄弟的噩梦,让你们生不如死!

叶青说完,冷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掌。

洪老四顿时觉得半边身子被撕开了一样。

剧烈的疼痛让他全身颤抖,痛呼声惨绝人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