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免费-许星辰江湖一钓叟在线阅读

许星辰小说的名字是《星门》,它是由江湖一钓叟创作的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许星辰毕竟也是许星辰,看见父母憔悴的面容时,鼻子一酸,眼泪也落了下来,爸,妈,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星门》精选:

许星辰回来的消息,在最短的时间内被二蛋传遍了申城快递的每一个角落,刚才还死气沉沉的申城快递不一会儿便沸腾了起来,闻讯而来的不仅有申城快递的所有快递员,就连门口扫地的大妈也赶来凑热闹,把李大江办公室的门堵得水泄不通,各种嘘寒问暖让许星辰感动的不得了。

儿子!许震起夫妇在许星辰出车祸的这些日子里一直惴惴不安,他们害怕极了会失去这个儿子,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两个人的容颜都明显苍老、憔悴了很多,如今看见儿子平安归来,眼眶被喜悦的眼泪冲刷着,两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许星辰毕竟也是许星辰,看见父母憔悴的面容时,鼻子一酸,眼泪也落了下来,爸,妈,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你没事了就好,没事就好。许震起夫妇抱着许星辰,脸上虽然挂着眼泪,嘴角却泛起了浓浓的笑意,尤其是许母王改变,脸上就像被涂了什么特效的美容产品,不仅脸上泛起了光芒,就连眼角处淡淡的鱼尾纹都被抹平了不少。

所有人听着,为了庆祝星辰康复归队,今天提前下班,登瀛楼我做东,咱们吃顿好的!李大江声如洪钟大吕一般一扫沉积在所有心中的积郁,整个申城快递也是一阵欢腾。

登瀛楼338包间中热闹非常,服务员忙忙碌碌的穿梭着,把一道道山珍海味不一会儿便摆满了整个餐桌,甚至再多加一道菜,都摆不进去了。

所有人不停举杯向许星辰敬酒。

星辰,祝贺你康复归来。

星辰,你不在这些日子,我想死你了。

星辰,你知道吗,没了你,我干活都提不起精神来。

星辰,来喝酒!

一转眼的功夫,许星辰就被灌了7、8杯白酒,小脸变得红扑扑的。许震起夫妇都是老实人,不会说什么场面话,就只是端着酒杯一直在笑。

李若曦也端起一杯饮料,星辰哥哥,你能回来真好,我敬你。

许星辰又陪着李若曦干了一杯酒,也端起酒杯敬向李大江,老板,谢谢您这些日子对我们一家的照顾。

李大江今天的酒喝的有点多,舌头明显的有些发硬,臭小子,谢什么谢,这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你小子是块好材料,叔看好好你,好好干,过几年等我老了,干不动了,我就把公司交给你,小曦这丫头就就嫁给你当媳妇儿。

爸,您胡说八道什么呢。李若曦本来动不动就爱脸红,被李大江这么一说,一张可人的小圆脸当时就变成了紫色,甩着两个马尾,捂着脸跑去了洗手间,甚至跑出去的时候碎花连衣裙还不小心挂倒了一把椅子,但谁也没注意到,虽然害羞,但这小丫头直到跑出去的那一刻脸上却是带着满满的笑容。

许星辰虽然喝得也不少,但也难掩一阵尴尬,急忙端起酒杯向其他人敬酒,才把这个小插曲掩盖了过去。

李大江真的喝多了,在卫生间中吐得一塌糊涂,连带李若曦和许震起夫妇被二蛋送回了家。

欢乐时光继续,许星辰和剩下的一帮兄弟喝完了白酒,换上了啤酒。众所周知啤酒是利尿的,即使许星辰现在远胜常人,肚子也被憋的有些受不了。

尿到外面说明你短,尿不进去说明你软。许星辰一边小解,一边念着便池上贴着的有趣标语。

这也太有才了。许星辰洗着手的同时还在回味便池上的标语。

四哥,四哥,您在宽限几天,我一定想办法把我妈的房本和身份证偷出来。就在许星辰洗完手正准备离开卫生间的时候,突然在厕所的蹲位中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他脸上不由得挂上一丝冷意,那蹲位里的不是贾祥继这个混账东西还能有谁?这个混账东西居然和外人一起要谋夺刘萍唯一的房子,真是该杀!

许星辰怒火中烧,脸上青筋绷起,双拳攥的咯嘣蹦直响,一道道电弧不经意间在他的拳头上流转,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就此打死这个混账,但冷静了一下,嘴角邪邪的一笑,收起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就在贾祥继继续打电话的时候,许星辰利用意念趁他不注意拿走了他所在蹲位里的厕纸,然后运起的意念猛地撞向贾祥继的右脚。

哎哟!一声,贾祥继不知怎么的,右脚一滑整个人就坐在了蹲便器里,那场面叫一个惊艳,满屁股坐的都是大便,臭味弥漫,恶心的他差点没吐出来。

纸,纸呢?就在他强忍着剧烈的恶心想要去拿厕纸的时候,却发现厕纸不见了,他头皮一阵发麻,刚才进厕所的时候,他明明看到厕纸是刚刚换上的啊,怎么就没了呢?

爸,爸呀,我也是没办法,我欠的赌债太多了,我也是被他们逼的啊,我不还钱,他们就得弄死我,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贾祥继一边脱下自己的裤子和裤头,一边嘴里念叨着,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飞快的用自己脱下的裤头将身上沾着的大便擦干净,仍在纸篓里,然后哆哆嗦嗦飞快的穿上裤子就往厕所外面跑。

贾祥继在洗手盆前洗了也不知道几遍手,几乎用光了所有的洗手液,他一边洗着手,一边不停的向着前后左右四下里一通看,生怕贾德兴随时会蹦出来似的。

夜里10点钟,饭店到了打烊的时间,服务员很不合时宜的告诉许星辰他们要关门了。各个行业有各个行业的行规,饭店如此,快递亦如此。

许星辰几人没有生气,很理解服务员的工作,只是没能尽兴而已,刚刚送李大江等人回去又赶回来的二蛋提议,找一家量贩式KTV,不仅可以继续喝酒,还能吼一下放松放松心情。

许星辰歪着头想了一下,决定去刘萍家附近的一家叫做盛世今夜的KTV,于是在电话中征得许震起夫妇的同意后,几人分别打了两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坏了,我钱包好像落在饭店了,许星辰摸了摸口袋。

那我们跟你回去拿?

不用,你们先去吧,我随后就到。许星辰下了出租车随手关上车门,在几个人的注视之中又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合庆里小区。许星辰坐上了一辆正在等待乘客的出租车的副驾驶。

小伙子,前面不到800米就是合庆里,走着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开出租的老大爷虽然是在蹲活儿,但还是厚道的劝道。

我知道,您开车吧,我去那有急事。许星辰婉拒了老大爷的好意。

开出租的老大爷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发动了车子,不到2分钟就到了合庆里小区的门口,许星辰大方的扔下10块钱,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小区。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开出租的老大爷丢下半截话,发动了车子又去寻找下一个乘客了。

合庆里8号楼1单元,许星辰利用意念很快打开了单元门的门禁,悄悄的来到了2楼的201室门口,多么熟悉的小区,多么熟悉的单元门,多么熟悉的家

两行眼泪,顺着脸庞滑下,许星辰却没有勇气去敲响那扇他熟悉的防盗门,他现在已经许星辰,而已经不再是里面那个女人的老伴儿,他除了能到这里看看,还能做什么呢?

呯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从门内传来,许星辰的心就是一颤,她摔倒了吗?

你这个畜生,这房子是你爸爸留给我唯一的念想,我不会让你卖掉的,除非我死了。门里传来一个熟悉女人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吼声。

许星辰在被开启上帝禁区后,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都变得敏锐异常,就算是隔着大门他也能清清楚楚听到电话另一端贾祥继的声音。

妈,我求您了,您可怜可怜我吧,就算你不可怜我,也要看在您孙女朵朵的份上啊,我不还钱,我们爷俩儿会被他们弄死的。

刘萍沉默了,半天也没再说一句话,只有电话另一端的贾祥继在不断的在央求。

许星辰怒了,但也很无奈,他恨贾祥继,恨不得现在就去把他杀了,可朵朵呢?怎么办?已经身为超人的他虽然具备了超乎常人的能力,但对于这件事还是深深的无奈。

在门口伫立很久,也想了很多,颓然的神情慢慢的舒展开来,他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

当许星辰赶到盛世金夜的时候,房间内已经堆满了整整一桌子的啤酒,二蛋站在沙发上,正一手举着酒瓶,一手举着话筒在那里狂吼,

今天为了庆祝许星辰同志的回归,这些啤酒不喝光,谁也不许走!

对,为了庆祝星辰回来,干杯。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啤酒瓶碰撞的声音当中,一瓶瓶的啤酒被扬脖灌下。

杯不离手,手不离杯,青春的小酒醉透人心扉,一杯东风吹,两杯战鼓擂,喝得小脸就像红霞飞二蛋在一瓶啤酒下肚后,一边扭动着水蛇腰一边唱起了歌,瞬间把气氛推向了顶峰。

申城快递的快递员们不仅送快递个个是一把好手,喝起啤酒来也是不落人后,两个多少时的时间,桌上的啤酒被喝得一口不剩,最后在一首朋友当中大家结束了战斗,踩着满地骄人的战绩,一个个东倒西歪,满脸满足的走出了盛世今夜KTV。

被开发了上帝禁区的许星辰,更是无愧于申城快递金牌快递员这个称号,从早上8点到中午11点左右,已经送完了所辖区域内所有的快递,在李大江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半躺着玩起了手机,这让一个个还有点迷糊的同事们直接吐槽,不是人。

许星辰半躺在沙发上,给程雪发了个微信。

姐,你在吗,我有点事想求你。

怎么了,遇见什么麻烦了吗?很短的时间内程雪便回复了信息。

嗯,我想找你借点钱。

可以,你需要多少?

不多,也就200多万吧。

200万还不多!你在开玩笑?

没有,我是真的需要,你放心,我把工资卡给你作抵押。

另一端的程雪沉默了好久,她不知道这个家伙要这么多钱用来干什么,于是拨通了许星辰的电话,电话里许星辰跟她一五一十的讲了刘萍的情况,只是把刘萍说成了是自己母亲的表妹,两家关系走的很近,所以才想借钱帮帮刘萍。

程雪被气坏了,一边在电话中大骂贾祥继,一边准备马上就过去和许星辰一起去找贾祥继的麻烦,她想不通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混蛋,居然强迫自己七十多岁的寡母要把房子卖掉。

结果反倒是许星辰一通劝说才把程雪拦了下来,搞得许星辰倒是一阵苦笑,到底谁是苦主啊!

许星辰借钱的事情,程雪很够义气的向李治国做了汇报,李治国也不小气,把钱直接从研究基金里打到了许星辰的工资卡上,但向程雪一再说明,这些钱要每个月在许星辰的工资里面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