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如雪穆文昊如雪之殇(全章节)小说阅读

小说《如雪之殇》是春雷炮原创的优质小说,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想看精彩热门好文小伙伴不要错过。穆文昊不久前看到的是念如雪与秦晨幽会,花雨烟故意哭诉,自然引得他怒火难消。

《如雪之殇》精选:

穆文昊的眼底戾气极重,脸色甚是难看,大手忽地抬起,捏住了花雨烟的下颌,“本王娶你,是让你乖乖当侧妃,不是让你惹本王生气的。”

他力道之大,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下颌被捏的生疼,花雨烟脸色发白的求饶道:“妾,妾身知道了,求王爷手下留情,妾身好疼啊。”

他毫不留情的甩开,看也没看屋内的男女一眼,铁青着脸拂袖离去。

花雨烟摸了摸险些脱臼的下巴,朝屋内望去,又冷冷的笑了起来。

姐姐啊,这可是你自找的呢。

……

秦晨已经走了好一会,怜儿却还未回来,念如雪身受重伤起不来,便只能一声一声的唤她。

却没有任何回应。

屋外看守冷院的婢女议论声有些大,她不知她们具体在说什么,只隐约听见‘挨板子’‘快死了’‘发卖’等一些不好的词。

本也没有力气管太多,但‘怜儿’二字入耳,念如雪瞬间便变了脸色!

怜儿出什么事了?

她挣扎着爬起来,浑身是伤,却还是勉强爬着站起来了,她套了件外衫,拿伞当拐杖,到花园时,背部的伤口全都裂口了,血渗出大片,连外衫都湿透了。

花园内惨叫声不绝,念如雪一眼便瞧见怜儿被按在凳子上受刑,她的脸毫无血色,大喊一声都有气无力,“给我住手!”

怜儿眼泪汪汪,脸色苍白,“小姐……”

念如雪跑过去,但伤太重,直接摔在了地上。

花雨烟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姐姐啊,该是妹妹给姐姐行礼,怎么姐姐反倒给妹妹行礼了呢。”

她站起来,慢步走上前,将念如雪扶起,“王爷在这呢,姐姐这般不成体统,会丢了王爷的面子。”

念如雪随意看一眼都能瞧见她身上的痕迹,何等暧昧,她的喉间蓦然涌上腥味,却又强行压下。

她毫不犹豫的甩开了花雨烟的手,眸光落在了前方怡然自得品茶的男人身上。

“怜儿犯了何事,你们要如此罚她?”

穆文昊冷觑着她,“怎么,本王连罚一个丫鬟都没资格?”

念如雪的手死死的攥着伞柄,“王爷是主子,想罚便罚,现在也罚够了,该还给折枝了吧。”

穆文昊尚未回话,花雨烟却道:“这可不成,这丫头冲撞我,毫无尊卑可言,不罚她,难消妹妹心头之恨。”

怜儿哭着摇头,“奴婢没有,是侧妃娘娘颠倒黑白,奴婢没有——”

花雨烟也娇软了声音,“王爷,您可得为妾身做主啊,不久前这丫头端着的水都泼妾身身上了,您也瞧见了,这会她还狡辩呢。”

穆文昊不久前看到的是念如雪与秦晨幽会,花雨烟故意哭诉,自然引得他怒火难消。

他冷着脸,“罚,继续罚。”

“慢着!”念如雪凝望着穆文昊,虽脸色惨淡虚弱无比,背脊却挺的笔直,“是折枝管教不严,折枝日后必当好生管教,请王爷,放她一次。”

花雨烟垂了眼眸,“姐姐,你伤成这样,她不好好在你身边伺候,反倒跑出来惹是生非,本就有错,姐姐又何苦为她求情?还是说,这丫头是姐姐故意支开,好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侧妃慎言,你……”

“念如雪,如果你要救她,那就跪下,”穆文昊打断了她的话,眸光是淬了毒的狠,“端着茶,跪着走过来,给侧妃好好赔礼道歉。”

声音入耳,念如雪身形忍不住晃了晃,愣愣的望着他,“你说什么?”

花雨烟与她仇深似海,平日见面说一句话都难,他竟让她跪下,要她低头,为花雨烟奉茶?

小丫头也愣住了,急忙说道:“我没事的小姐,不疼的,小姐莫要管了,您先去歇息着…”

穆文昊冷声问:“你不愿?”

“穆文昊,”眸底的光片片破碎,念如雪浑身发冷,难以呼吸,“此生我从未负你,你何以……如此待我?”

“从未负我,呵,”穆文昊手捏着酒杯,指尖寸寸发白,他按奈着心中万丈高的怒意,“你若不愿,那就将这丫头拖出去,乱棍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