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欢盛熠城小说-程欢盛熠城免费阅读

主角程欢盛熠城小说《就要赖上你》是作者一树冬藏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了重症监护室外,程欢的脚步迟迟不敢迈入。病床上的盛熠城一脸灰白,将死不死的只出气不进气。把自己的第一次主动给这样一个快要死的陌生男人,换他临终前的一次爽快,让他没有遗憾的离开人世。这对自己何等残酷?可,母亲还在监狱里煎熬着。为了救母亲,她只能选择出卖自己,但谁告诉她,这个要死的男人为什么几年后都还活着?

程欢盛熠城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盛熠城闻声一个挺立坐起身,蹙眉看着秦嫂:“怎么了?”

“二少,您,您的脸还有您的头……”

盛熠城这才想起,昨天夜里,在夏橙一步步的逼迫下,他先是在自己唇上涂了她的玩具口红,又点了胭脂。

夏橙依然挑剔的说他没有妈妈的感觉。

然后又强行给他的短发上扎了好几个五颜六色的小辫子。

硬是把个威风八面内外兼冷的盛大总裁,捯饬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伪娘。

夏橙这才嫌弃巴拉的趴在他怀中听他讲故事。

盛熠城起身,铁青着脸走向儿童房的小卫生间想要洗把脸,卫生间的门却怎么都打不开。

他又回到自己的主卧去推卫生间的门,还是推不开。

心中涌起不妙的感觉。

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夏橙狡黠得意的小模样。

他楼上楼下所有的卫生间都推一遍,果然不出所料,全都推不开。

盛熠城一步三个台阶下楼来,就看到坐在餐厅里正津津有味吃早餐的夏橙。

她饿的一整夜睡不着。

她的绝食计划已经果断的放弃了。

盛熠城坐在夏橙对面,一脸沉寒阴鸷,其中有一部分是晨起上不了卫生间憋的,他看着这个阴险狡诈,诡计多端,死缠烂打,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小魔女!

忽而发觉他是在看自己的缩小版,神色变的欣慰起来。

他心平气和的问:“卫生间钥匙呢?”

“我妈妈呢!”

盛熠城瞬间被憋得张口结舌。

他觉得,在他和盛熠凛争夺盛家江山的那会儿,他装病在医院里蛰伏半年,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压迫感!

而且,给他压迫感的竟然还是他四岁多的亲闺女。

这要传出去,谁信?

谁信啊!

他拿出手机打给律师:“郑律师吗?马上跟我去一趟警局,对!就现在,一分钟都不能耽误!”

一小时后。

拘留所内,盛熠城再次看到了夏燃的时候,夏燃比昨天平静多了。

与其说平静,不如说心如死灰。

“想出去吗?”他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想。”

她的回答让他很意外,抬起幽冷狠厉的眸子看向她。

她的语气出奇的平静:“对了,当年在医院里,我偷了你一块江诗丹顿的腕表,那块腕表我后来卖了将近一千万,给我自己购置了一套房产还剩下不少。你把这条盗窃罪也一并加上吧。”

他已经明确表示不恳承认橙橙了,注定了橙橙要成为流浪儿,或许活不过今天,或许活不过明天。

说不定这一刻,橙橙已经被某个贩卖团伙拐卖走了。

让她这个当妈的心,该如何安放?

还不如快点死。

早死早解脱。

说完这番话,夏燃仰头闭目一脸平静等死状。

盛熠城不由得看向女人。

他和她不过见了四面。

五年前初见她,她像一只洁白小雏鸽,瑟缩发抖,莹莹含泪,着实牵动他的心,然而当时他盛怒之下,对她也着实没有半分怜香惜玉之情。

再见她,她举刀行刺他,那眼眸里的狠辣和果断,和六年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昨天在这里,她像个无助的弃妇般苦苦的哀求他。

而今,她又这般视死如归。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偌大的安城,数不胜数的女人想爬上他的床,然而只有她,睡了他,偷他表,怀他的种,生他的孩子,还行刺他。

有意思。

盛熠城不紧不慢的说:“从今天开始,夏橙改名为盛橙。”

夏燃倏的坐直身子,眼眸放射着不可置信的光芒:“你说什么?橙橙……橙橙在你那里?”

“我在拘留所外面等你!”男人冷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