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妖孽皇妃by冥沫子-颜洛菲凌亦寒小说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盛宠妖孽皇妃》的主角是颜洛菲凌亦寒,由网络人气作家冥沫子为您提供小说盛宠妖孽皇妃的精彩节选:云逸整个人趴在大堂的屋檐上,屋子里的人说的每句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只是不曾提到颜洛菲的事,看来,还需他亲自去问才能了解了。

《盛宠妖孽皇妃》精选:

李施见状赶紧把颜水儿拉到一边,以免又惹得颜明鹤不高兴,她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本来命就够苦的了,还要遭受这份罪,这一切都离不开颜洛菲那个贱蹄子!

她轻柔地抚了抚颜明鹤的胸膛,带着试探的语气道:“那桃花村你已经有多年不曾去过,万一……”万一那人已经不在了,颜明鹤岂不是白去一趟?

颜明鹤也明白李施的意思,旋即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一笑,“待我将她带回来,便能收拾颜洛菲那丫头。”

话虽如此,可他也不是个傻子,自从颜洛菲死而复生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以前的颜洛菲根本不敢直视他,那日竟然在大堂内敢当着众人的面与他对抗,当时他便起了疑心,只是……

云逸整个人趴在大堂的屋檐上,屋子里的人说的每句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只是不曾提到颜洛菲的事,看来,还需他亲自去问才能了解了。

待颜明鹤离开大堂后,他才从另一边飞下来,而后假装懵懵懂懂的迈进大堂,见一名妇女在不停地安抚那名女子,他止步不前,却打扰了两人。

“你这个叫花子,是谁允许你到大堂里来的?”颜水儿厉声喝道,眸光冰冷直扫向站在门口的少年。

李施也好奇地上下打量着这个少年,不自觉地点点头,脸色也比刚才好转了许多,她面带微笑,朝着少年迈出几步,问道:“你可是新来的家丁?为何我看你有些面生?”

“他就是个叫花子,在我们家门口要饭的,若不是被我撞到,且顾及到我的形象,哪里会让他进府里来?”颜水儿继续没心没肺地说道。

从始至终,云逸都没有说一个字,因为颜水儿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像是把气撒在他身上一样。

从大堂内出来后,云逸便被颜水儿的贴身丫鬟带到清水亭,等了许久也没见约他的那个人,便跟这名丫鬟询问起关于颜洛菲的事,“姑娘,在下有一事想请教姑娘。”

丫鬟叶子娇羞地瞥了一眼这个少年,后又点了点头,把头低的很低,“你问。”

“我初次来到洺桓县,可一路上却听到许多人都在说颜府小小姐的事,说她死而复生,把颜府上下闹的人心惶惶,不知那位小小姐可还在颜府?”云逸已经很委婉了,他倒是想直接开门见山,可这位姑娘似乎对所提到的颜府小小姐有些害怕,脸色有所变化,但很快又恢复回原来的样子。

叶子戳了戳手指,低下的头左右瞥了一眼,见周围没人,又对这个初来乍到的少年颇感兴趣,只觉得少年很单纯,不想他遇到恶人了还不知道如何分辨,便将颜府小小姐所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那日,我家小姐,也就是颜府的大小姐,她让我去把颜洛菲帮到后院僻静的柴房里,我以为是要饿颜洛菲一顿,也就没多想……”

哪知,待颜水儿进柴房没多久,柴房里便转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紧接着便是收到小小姐颜洛菲因承受不住颜水儿的折磨惨死,可还不到一个时辰,颜洛菲便又好端端地活过来了,且整个人都变的比以前更厉害了,颜府上下没有一个人是不怕她的。

这时,颜水儿拿着云逸的包袱走进清水亭,直接将包袱扔向云逸,拍了拍手上的灰,质问道:“你是何人?来我颜府究竟有什么目的?若是如实招来,本小姐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命。”

云逸听到这话时先是愣怔了片刻,后才意识到颜水儿话里的意思,“恕在下愚昧,不知颜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

“哟!这会说话倒是挺利索的,看在你长的好看的份上我才给你机会,但如若你想死,本小姐也绝不对手下留情。”呵!真当她颜府是想进就进,想去哪就去哪的?那府上还养那些藏在暗处的高手做什么?这个少年也未免太天真了。

见自己的行为已经被发现,云逸也不打算再隐瞒,只是颜府那些所谓藏在暗处的高手,连他都未曾探到任何一丝气息,就已经发现他了,高手果然是高手。

云逸扯出一抹微笑,弯腰捡起地上的包袱,没了之前那副傻愣的模样,而是严峻冷酷的脸,“实不相瞒,我此次来颜府就是为了打听颜洛菲的下落,我与她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还望颜小姐能将她的下落告知……”

“巧了,她也是我们颜府所有人的仇人,我倒是知道她在哪,那地方别说是你一个江湖侠客,就连我都无法进入。”尽管大哥是现任的大将军,她也依然无法靠近凌辰萧一步。

好几次,她都让大哥帮她制造机会,可大哥总偏向颜洛菲那个贱人,说什么那本就是颜洛菲的未婚夫,让她早点死了这条心,呵!区区一个庶出也敢跟她这个嫡出的争男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不用颜水儿说,云逸也知道颜洛菲在哪,只不过是临时解身的法子罢了。

“在下还有要事,就不劳烦颜小姐了,告退。”他向来我行我素习惯了,难得这次临走前还跟颜水儿道别。

见少年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从自己眼皮子底下离开,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目中无人,不就长的好看了点吗?切!

叶子望着前面拐角处云逸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能回魂,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长的这么水嫩秀气的少年,若能再见到他,这辈子便无憾了。

桃花村,简陋的竹屋里。

一位穿着朴素的妇女端庄而坐,不敢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叠放在一起手很不自在地搓来搓去,可见妇女是有多么惊慌。

颜明鹤时不时抬眸看向妇女,他长叹一口气,拿起茶杯轻抿一口,这才开口道:“曼荷,若你还想见你女儿最后一面,就按照我说的做,如果你觉得没必要,那就当我没来过。”

“颜明鹤,你实在是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