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临江欣章节-狂傲战皇小说

由萧金九为您带来《狂傲战皇》小说强势来袭!你想看的小说狂傲战皇在这里即可阅读:这五年时间,欺凌萧临最多的就是这江玉兰了,本萧临不再计较,可是这江玉兰却非要挑战他的底线,触他眉头,就是找死。

《狂傲战皇》精选:

泼妇,江玉兰。

已成,猪头。

什么情况?

两巴掌下来,江玉兰彻底懵逼。

从来没有打过她一次的父亲,然而今夕,却连连抽她两巴掌。

这,很不寻常。

难道,不该是她父亲替她报仇,废了江家赘婿吗?

为何,这剧情与自己想想的不一样?

其他江家旁系,无人做声,甚至已经能够清晰感受到来自萧临身上的滚滚杀意。

怕是,江玉兰,完了。

眼前这位,可是魔头。

“你,很想报仇?”凉凉之声从萧临口中吐出,漆黑眼眸宛若蕴含冰山,冰封一切,使得大厅仿佛进入十冬腊月天气,令江玉兰颤栗起来。

现场的情况,很反常。

使她,彻底清醒。

可是,面对萧临冷如冰山的眸子,她觉得已被死神之威笼罩。

这五年时间,欺凌萧临最多的就是这江玉兰了,本萧临不再计较,可是这江玉兰却非要挑战他的底线,触他眉头,就是找死。

“你…你别过来!”江玉兰恐惧至极,从来没有感觉到死神距离自己这么近,之前的泼妇嘴脸,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恐惧。

深入灵魂的恐惧。

她不懂,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是江家任人欺凌的废婿么?

“不作死就不会死!”萧临冷道。

哗~

陡然之间,杀意扑来。

还不待江玉兰反应过来,萧临的身影就已经到达身前,大手猛然一扣,捏住江玉兰的咽喉,紧接着,江玉兰的娇躯缓缓腾空,双脚离地,快要窒息。

远处的江欣,呆滞。

本来想劝萧临住手,却不敢开口。

现在的萧临,也让她心中生出恐惧。

这,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比之曾经,截然相反。

五年来,他都是在忍辱。

“咳咳~不,父亲救我,我还不想死…不…放开我,你这是在公然杀人,我若死,你要牢底坐穿!”江玉兰挣扎呼救。

江振东神色苍白,全身颤栗,那可是他最溺爱的女儿。

“你以为那老不死的能够救你?”萧临声音冰冷。

江玉兰,绝望。

咔嚓~

脆响之声,弥漫大厅,江家所有旁系,身躯一颤,心中凉凉,宛若江玉兰的结局,就是他们的结局一般。

只是,他们不解,为何萧临敢公然杀人。

至于,江振东。

他,手骨啪啪~作响,怒火滔天,可是却不敢发泄,哪怕自己的女儿,死在自己面前。

“江欣,都是二叔的错,我不该心生贪婪,恋江家财权,求求你放了二叔我吧!”见江玉兰被杀,江别鹤与江家旁系又开始纷纷求饶。

之前,萧临可是言过,江欣要杀,他便杀。

江家所有人的命运,都掌控在江欣手中。

已被震惊许久的江欣,终于反应过来,但是心中又何尝不对萧临恐惧。

毕竟,萧临已经诛杀江家两人。

这种杀人的场面,江欣从小到达,从未见过。

然而,当萧临目光转过,温和一笑的时候,江欣心中的恐惧,立即一扫而空,这笑容很温和,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蔼可亲。

与刚刚,判若两人。

可是,今夕萧临杀人,都是为了她江欣。

大夏律法第一条,杀人者死。

“萧渊!”终于,江欣美眸凝视萧临,踩着高跟鞋,哒哒哒~来到萧临面前,开口道:“快走…离开江家,永远都不要回来,现在、马上走,否则就来不及了!”

这毕竟可是杀人的大罪,一旦被抓,绝无生还的可能。

江欣,不希望看到萧临被七扇门带走。

“没事!”萧临微微一笑,若无其事,使得江欣一阵无言,杀人还没事?怎么可能,虽然大夏律法不是那么严明,但是杀人者,依旧不会有好下场。

于是,再度劝道:“什么没事,你与庄术杀了两人,再不离开,怕是以后只有在牢里呆着了,很可能还会被枪毙,听我的离开好吗,江家之事,与你再无关系!”

她不明白,为何萧临杀人之后,还如此云淡风轻。

其他江家之人,无人做声。

对于他们来说,萧临若是现在离开,他们也可解脱,那家伙简直就是魔头。

然而,萧临没有再理会江欣,只见他森冷的目光,落在方剑身上,顿时方剑感觉如坠冰窖,一脸的恐慌之意,谋夺江家财产的可还有他的份。

萧临声音凉凉:“谋夺我老婆的财产,你很得意?”

“你…你想干嘛,我…我告诉你,我可是法务院院长之子,熟读大夏律法之人,你敢动我,绝…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现在你最好离开这里,否…否则刑捕一到,你想走都来不及了!”方剑颤颤惊惊,感觉自己已被死神之气笼罩。

那目光,太吓人了。

多看一眼,都能让人发疯。

“熟读大夏律法,就是你徇私枉法的资本?”萧临冷哼一声,庞大气场笼罩方剑,方剑双腿一软,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彻底被萧临击垮。

他颤抖道:“不…不能杀我…你不能死杀我……”

“废掉一掉膀子,让他长点教训!”萧临淡淡开口。

旁边庄术,大步跨出。

很快,来到方剑身前,使得方剑心中绝望,他是法务院院长之子,平日里谁不给他三分薄面,可是今日却要被废掉一条手臂,太不甘了。

更关键的是,被废一臂,该有多疼啊。

噗嗤~

下一秒,却见庄术一把抓住方剑一臂,还不待方家开口求饶,便有血光绽放,他的一臂生生被庄术给扯了下来,鲜血淋淋,残忍至极。

看其一幕,就心生恐慌。

“啊……”紧接着,便是惨叫之声。

片刻之后,方剑就彻底疼昏过去,不省人事,但是腥红的鲜血,犹如泉水,哗哗~流淌不停。

江家旁系,谁敢吱声?

嗡嗡嗡~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道警报器之声,从江家公馆之外传来,片刻之后,十几辆车停靠在了别墅大门口,警报器还在闪烁五颜六色的灯光,吸引江家院外所有媒体记者的目光。

毕竟,近些日子,江家因权位之争,股票下跌,每一日都是头版头条。

因此,江家院外,有媒体记者,自然也是很正常之事。

然而,今日却有七扇门介入其中。

似乎,不仅仅是权威之争了。

咚咚咚~

瞬息之间,几十位刑捕纷纷下车,整齐列队,分成两排站在那里,彰显大夏神圣光辉。

队长上官冰,踩着皮靴,穿着标准的制服,来到前方。

冰山的气质。

梦幻的容颜。

在一身制服的衬托之下,无不显示了大夏刑捕的神圣。

“一队,二队堵住江家任何出口,一个蚊子都不要给我放过!”

“是!”一队、二队,一共八人,纷纷列队,上前一步,小跑离开,上官冰继续道:“其他人,随我一起敲门,记住,里面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都给我拉开保险,子弹上膛。

哒哒哒~

声音落下,上官冰,雷厉风行,踩着皮靴直接朝江家公馆大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