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仵作瑾华孙宸轩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大全本)

独家新书《第一女仵作》是来自手雷斩云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瑾华孙宸轩,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现代法医穿越到古代化身仵作,女扮男装验尸,却被某位爷看上了。

《第一女仵作》 第2章 菜地里的尸体 免费试读

瑾华扫了眼掌柜,他脸色已没了先前的紧张,反倒是有种舒了一口气的感觉。 瑾华观察着他的微表情,感知他说的是真话。 早上,开门的是他,报案的也是他。他急于报案又配合去请大夫,这些统统都没问题。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了呢? “掌柜呢?人命关天,何以还没见露面?”瑾华低着头一边收拾着她的仵作箱一边似是不经意的问。 掌柜侄子道:“家中有事,我叔昨晚便回老家去了。” 瑾华擦拭着镊子,抬头看了一眼掌柜侄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小哥,我叫阿东。”阿东小心翼翼的回答。 “刚才你说掌柜去哪了?” “回老家。”阿东道。 “回老家!”瑾华重复着这三个字,“昨晚你们客栈还真热闹啊,老板回老家,客人出人命!” “掌柜回老家那可是半个月前便安排好的,不信你问下其他伙计。”阿东淡定地说。 刚跪地的伙计点头附和:“是啊是啊。” “哼,怕已被你灭口了吧!”瑾华冷冷地说了一句,双目凛然清明。 阿东手指颤抖的指着瑾华骂:“你,你胡说!你含血喷人!” “是吗?”瑾华冷冷一笑,指着阿东道:“那我就给你分析分析你的破绽,好让你心服口服!” “第一,虽然你已经将鞋上的泥土泥沙擦干净,可千层底鞋里,还是夹有些许泥沙,此沙与伤者鞋子上衣服上的相吻合!”说着用手一推,将阿东往后退了一步,青石地板上果真抖落几粒与伤者衣服上一样的细沙。 “伤者身体柔软,血迹凝固但并未干,是寅时受伤,故窒息昏迷一个时辰仍然有救,而你裤腿上的那块湿迹,并非是你自己溅到水了而是印到别人的水迹!那便是你清理现场时印上去的,我所得对吗?” 阿东低头一看,左脚内侧裤管处真有铜钱大小的水迹! 可他马上辩解道:“胡说!那是晨早我起床洗漱时溅上的!” “好,假使那真是你洗漱时溅上的!那我们来说说你露出的第二处破淀!你强逼伤者向你跪地求饶时曾紧按住伤者双肩用脚踢伤者,于是在伤者后肩留有瘀痕,我说得对吗!”瑾华将伤者的一个肩头露出,用酽醋在干净的肩头轻轻一抹,前肩出现一个大拇指印,可后肩处却出现五只手指印! 也就是说,凶手有六个手指头! “而你,恰巧有六个指头!”瑾华冷冷地将阿东颤抖得握成拳的手掌用力摊开,果然! 阿东汗如雨下,可还是辩道:“有六指的人多了去了,怎么能证明就是我呢!” “可客栈伙计中,有六个手指头的也只有你啊!”瑾华直逼着阿东,将阿东的手指用力一掰,紧紧捏住他的拇指,指甲处还扣着条细得几可忽略的璎珞丝继续说道:“第三点证据就在你的指甲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哼,你本意应该是杀害掌柜,可却误将外乡人当成掌柜,发现这外乡人身上的钱财于是干脆一不作二不休,却没曾想到你还没来得及清理完现场,伙计便开店了,我说得对吗?” 阿东正想反驳,这时两名捕快抬着一具尸体出来,边说:“在后院的菜地里挖出一具尸体!” 捕快很快将尸体与伤者并排放着,果然二人身上的衣服都是同色,并且身材也差不多! 阿东嘴唇颤动了几下,很快便被李捕头拿下了。 围观的群众们马上便啪啪地鼓起掌来,纷纷向瑾华竖起大拇指。 一旁的小文书挠了挠脑袋,皱着眉头问:“可是瑾哥儿,这名外乡人为何会出现在后院?” “最近兴盛镇有何特产即将上市?”瑾华问。 “桃花胶?” “对!”瑾华点了点头,“桃花墟的村民赶早,向来都是卬时开墟,而这外乡人一看便是走货商人,那他要卬时赶到桃花墟,是否应该寅时动身?另外,客栈后院有个小门,这比走正门出镇要快多了不是吗?” “哦——” 大伙儿纷纷点头。 大家又望了与掌柜同样穿着灰布衣袍的伤者,一群众不解地问:“掌柜明明是他叔叔,何以阿东会下死手?” “很明显的,这二人身材相差无几,而阿东与外乡人无怨无仇,即使见财起心也不至于下毒手,所以外乡人也许只是误闯现场被杀灭口罢,而至于阿东与掌柜有何怨,当中因由,那就不是我所能推断的,后续事件自有县衙断案,各位请好。” 说着,瑾华走到掌柜的尸身上,重新开始验尸。 客栈对面二楼雅座,孙宸轩将这一慕尽收眼底,此刻盯着瑾华忙碌的身影双眼闪着光芒。 “主人,你觉得她能帮助到咱们吗?”孙明德望着孙宸轩问。 孙宸轩沉着道:“你去查下她的底细。” 孙明德瞪大眼睛问:“主人你真的想要……” “让你去你就去!”孙宸轩道。 “是!” 孙宸轩凝重地望着瑾华,眸色越发阴沉。 瑾华将验尸状填好交给李捕头,又向捕头嘱咐了几句尸检陈情,将背起仵作箱离开。 沿途不难听到街坊位对于她的赞美声。 “瑾家不愧为兴盛镇的一等仵作啊!这瑾哥儿也是绝了,瑾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那可不,到了瑾哥儿这一代都第五代了!” “只可惜了,再本事还不也是贱籍?整日与尸体为伍,将来谁敢将姑娘嫁给他?到时还不得像她爹那样娶寡妇?听说啊,这瑾哥儿还不是瑾老头的亲生儿子呢……” 瑾华将这些话都听进了,她虽是女儿身,可为了瑾家后继有人可一直都是女扮男装。但最近不知为何,她爹总是要她穿回女儿妆,嫁人?她还真没曾想过。 她穿过街道,往家中走去。 小院陈旧,但母亲是个爱整洁的人,将寒门收拾得干干净净,家中虽小但住得倒也舒适。 进门后她轻车熟路地生火做饭,洗菜切菜,想当初她可是二十一世界的法医穿越来此地,也有四五年了,慢慢地也习惯了这种绿色环保的生活。 由于她爹是个仵作,所以她也有机会发挥所长,跟在爹爹身后帮忙验尸查案,常年与死人打交道。 可就在大半个月前,爹爹被请去临县验尸,而临走前却特地吩咐她穿回女儿家的衣服,说是过几天有她指腹为婚的夫家将前来商讨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