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倾三界:渡魂王妃不好惹夙离怨宿冷殇by妖玖

精品好书《宠倾三界:渡魂王妃不好惹》由知名作者妖玖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夙离怨宿冷殇,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彼时笑谈人生趣,而今阴阳各两方;黄泉碧落缘已尽,奈何桥上孟婆汤;愿尔今生安康贵,来世定然不负君。他是东华国矜贵无双的宸王唐羽宸,为人疏离冷漠,长身玉立是无数女子的梦中情人;她是阴与阳两界的中间人夙离怨,接待着来来往往不同的魂灵,完成着他们大大小小的夙愿。当她被召出来成为乔绾,完成她的夙愿之时,遇见了为人疏离骨子里却占有欲极强的他,是一生的羁绊还是阴阳的两隔......好吧,这其实就是一个打怪升级、洒***粮成为最终人生赢家的奋斗爱情史。

《宠倾三界:渡魂王妃不好惹》 第十四章 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免费试读

在唐羽宸离去不久之后,边城将军司昭令也带着军队来到了刚刚他们所在的位置。

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去唐羽宸和夙离怨等人的背影,勾起唇角意味不明的低笑一声,邪气的脸上带着点丝丝的诱惑:“吩咐下去,把那个红衣女子捉回来,不要让她出现性命之忧,毕竟她可是很有用处的。”

随后便有两位披着玄色战甲抱拳走出,紧跟远去的夙离怨二人。

“知道了该知道的,我们就打道回营,商量策略。”语毕,大手一扯缰绳,掉头走了回去。

一群人急速离开,扬起了万千灰尘。

边城主营内——

“将军,末将等不明白你的用意,为何说那女子有很大的用处?”玄色战甲的中年男人气势深厚的问着面前懒散的司昭令。

司昭令抬眸,纤长的手指摩挲着白如玉的下巴,邪气笑着:“不仅有用处还有很大的用处,简直就是打压对面唐羽宸的神奇,知道吗?”

众人:不明白。

“啧,你们怎么就这般不开窍呢?”司昭令敲敲桌子,走到旁边的墙面旁边,拿着毛笔沾了许灰粉勾勒出一个大致人物图案,继续道:“根据我刚才在战场的观察,唐羽宸对着女子有着不同寻常的情感,而且这女子的身份肯定不低,到时我们用她威胁对面,不论是唐羽宸还是这位女子的家人都会施展一定的压力,到时候他们方寸大乱,我们自然就会胜利。”

“可……这似乎有点胜之不武吧。”下面的人面带犹豫之色。

司昭令眉眼一瞪,厉声道:“战场之上没有胜之不武,有的只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道理,在这里没有任何时间让你的怜悯之心泛滥,站在这里你就要明白,你是一个军人,一个保卫家园的军人,你的身后有着你的夫人和孩子,在这里同情他人,在你们家里就是你们的夫人孩子在为你们哭诉。”

“所以,你们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吧。”

“不,我要活着回去,不能让我的夫人和孩子悲伤。”

“有没有信心赢!”

“有。”

“大声一点,有没有!”

“有!”

“有!”

“有!!!”

气势似若泰山,带着肃杀之气。

京城主营内——

“将军,您……”赵翎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上面的人一个眼神熄了话语。

片刻后,唐羽宸揉了揉眉道:“继续,刚才的策略我们继续研究划分。”

“是,我军与敌军两方之间有一条河……”

“……”

“那就这样埋伏,听我一声令下就即刻出手。”

唐羽宸站起身子,直视下方众人,声线微沉。

众人:“是!属下/末将领命。”

挥退众人后,唐羽宸站在帐篷外看着天空中的皎月,清冷的味道弥漫在皓月周围,像极了那个人的气质。

想到那个人,唐羽宸的眸子暗了暗,罢了,既然她不想留下,那就随她去吧,那般气质的确不是常人可以拥有的。

“将军,夜已深,外面寒气重,奴家来服侍您歇息吧。”娇媚的嗓音自身后传来,带着明显的诱惑暗示之意。

唐羽宸偏过头看着那个面色微红的女人,心中想到的却是夙离怨那张清冷精致的小脸,记忆中那个人似乎永远都是那样的表情,即使会对着自己笑。

失神片刻,抬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女子已经快要贴在自己身上,脸色暗色挥手,那女子瞬间飞到了三米开外,冷声:“谁告诉你你可以来到这里的,不想活了还是嫌男人太少了。”

打到他的头上,胆子还真不一般大。

“不,奴家知错,奴家知错,希望将军可以饶过奴家。”那女子脸色惨白,跪在地上一下一下的磕头,直至血烂。

“拖下去,不侍奉于一千人不准她死去。”

厌恶的把刚才碰到那人的衣角直接撕烂,眉眼之间带着浓浓的戾气,顷刻间决定了那个女子的命运。

“不,将军,奴家知道错了,求您放过奴家,奴家再也不敢了。”嘶力的求饶声愈行愈远,直至消失于他的耳畔之处,脸色微微转晴。

夙离怨,夙、离、怨!

第二日清晨,夙离怨带着那书生的骨灰来到了柳家门前,素手轻叩。

“咚咚咚……”声音不紧不慢,不骄不躁像极了燥夏的清晨,微冷舒适。

“谁呀。”灰色衣服的仆人揉着眼开了门,看到夙离怨的第一眼顿时清醒过来。

“这位美丽的姑娘,请问你找谁?”颜值问题使得那仆人的面色开始缓和,语气也带着点讨好之意。

夙离怨面色无恙的开口:“我找你们家的三小姐,柳陌九。”

听到那个名字,仆人的脸色开始变暗,语气淡淡的问道:“姑娘找那个不要脸的作甚。”

夙离怨听后微微蹙眉,半晌后微冷的声调道:“到是没有什么多大的事情,只是见一面罢了,你传递不到?”

“那行吧,我去把她叫出来,你且在此候着。”那仆人不耐烦的走进的府内。

偌大的空间处,停留着一袭红衣的美人,让人驻足原地。

一刻钟后……

“不知姑娘找陌九何事?”柳陌九款款福了个礼,轻声细语询问。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这里说的话会被人看热闹。”夙离怨转身带着身后的小人离开这里,让众人无不唏嘘。

“姑娘你可以说了,这里足够清净。”

夙离怨直视她的眼睛,将手中的瓷瓶端在那人的眼前:“这是一名名为白浩的骨灰,他死前让我传递给你不要等他了,忘了他早早寻个好人家托付终生。”

柳陌九显然被这一个消息震惊到了,颤抖的结果那个瓷瓶,眼泪潸然落下:“不会的,姑娘一定是在与陌九开玩笑,白公子他怎么会这般抛弃了陌九,怎么能如此狠心。”

夙离怨看着眼前落泪的女子,生硬的安慰:“你别哭了,白浩他希望你笑,他说他喜欢你笑起来的模样。”

“这样吗?倒真是让姑娘笑话了,抱歉见笑了。”柳陌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只是看起来真的很差强人意。

“白公子大概不知道,陌九早已生是他的魂死是他的鬼了,没了那个安慰自己的柳陌九当真算不上完整的柳陌九了,陌九此生坚决不会改嫁他人,绝对不会抛弃他。”

“既如此,我就先行告退,你好好想想。”

转身离去,不去看那个强撑着笑容的女子,那种情绪让她感到胸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