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重生先生你心动了目录-娇妻重生先生你心动了小说

《娇妻重生先生你心动了》是一本现代言情佳作主要人物是楚辞洲何斐儿,想知道故事情节的发展就来看呗吧!前世李穗兰母女可是賺足了好人缘,将何斐儿视如己出,还让何焉知事事让着何斐儿。可谁知这两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把何家推向万丈深渊。

《娇妻重生先生你心动了》精选:

何斐儿刚走下两级楼梯,就看见家里佣人急匆匆地跑进来对她说道:“小姐,那个门口来了一对母女,在门口骂骂咧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这就去看看。”

何斐儿说完快步地走下了楼,就在打开门的那一刻。她要不是定力好,她就恨不得冲出去杀了这对母女。

这对母女不是别人,正是何焉知和李穗兰。

前世李穗兰母女可是賺足了好人缘,将何斐儿视如己出,还让何焉知事事让着何斐儿。可谁知这两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把何家推向万丈深渊。

就连前世整垮江越景后,东躲西藏逃避牢狱之灾。李穗兰还为何斐儿开脱,并找来精神科医生,说是因为何凌源的死,让何斐儿精神失常。并装好人说不愿让何斐儿进精神病院,所以让楚志洲找了个地方安置了何斐儿。

想到这些,何斐儿暗暗握紧拳头,这辈子一定不能让她们毁了何家,所以决不能让她们踏入何家半步。

何焉知身上穿着一件陈旧的校服,发丝还有些凌乱,眼巴巴地瞧着何斐儿身上的运动装。而李穗兰则打扮地十分精致,只是故意把妆画得比较黯淡,耳朵上的耳环,也有点锈蚀。

李穗兰的脸上还挂着斑驳的泪痕,只是看到何斐儿的时候,没有大喊,只是带着抽噎说道:“你是小萱吧,她是你妹妹,焉知。”

何斐儿忍着要将两母女撕了的冲动,可她还是忍住了。

“我爸只有我一个女儿,我哪里来的妹妹?”

何斐儿凌厉扫了何焉知一眼,又将目光移到李穗兰身上,这辈子只要她在何家一天,这李穗兰就别想进何家的大门。

李穗兰见何斐儿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就想继续打感情牌。

“你看你妹妹多可怜,这么多年也没见过爸爸。她真是你妹妹,不信你叫你爸爸出来,他可以证明。”

何斐儿笑了笑,围着何焉知转了一圈,冷笑着说:“这位大婶,你在说笑爸,别随便找个女孩就想冒充我爸对我女儿。”

李穗兰见来软的不行,就开始冷声威胁何斐儿。

“你让你爸爸出来,这事你做不得主。”

何斐儿鄙夷地看着这个自以为是的李穗兰,翻了翻白眼,捂着嘴笑出声。“大婶,你搞清楚,这妹纸和我一般大。你凭什么说让我爸的女儿,就算你当年和我爸好过,我妈还在呢,你算什么东西?所以啊,谁知道这所谓的女儿是谁的野种?”

李穗兰被怼得无力还嘴,其实说是何焉知是何凌源的女儿,她也不确定。

不过她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你给我记好了,你爸绝对会将我们母女接回来的。”

何斐儿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别墅,上下瞟了李穗兰一眼。

此刻的李穗兰对着她怒目圆瞪,还伸手拨了拨自己的发丝。将自己的耳朵上那生锈耳环拨下来,丢到何斐儿面前,还朝着何斐儿吐了两口吐沫。

“就算是又怎么样,我是我爸名正言顺的女儿。我不同意,你永远别想踏进何家门半步。”

一旁的何焉知一听这话,立刻给何斐儿跪下来,一边抽噎,一边给何斐儿磕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何斐儿多势利似的。

“姐姐,我妈说的是气话,我在学校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我们都快过不下去了。只要姐姐肯收留我,我什么都听姐姐的,求求你了。”

何斐儿上这才开始注意到何焉知何,何焉知身穿一件格子衣,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窄脚裤。

虽然她的衣服看起来很旧,但是何斐儿还是看出来了,那件格子衣至少三四百块,而那条裤子至少五百多块吧,这可能是她最旧的一套衣服了吧。

何斐儿撇了撇嘴,再看看她那编得十分精致的辫子,虽然发丝有些凌乱。还有那张脸,眉毛是画过的,嘴巴上也有淡淡地口红残留。那身材玲珑有致,脸上的肉也十分匀称,丝毫没有营养不良的样子,跟她卖惨还嫩了点吧。

再说了李家不算豪门,但也不至于让她们落到这般地步。何斐儿暗自感叹,也不知道自己前世是不是瞎了眼。于是嗤笑着说道:“我家不是避难所,为何要收留你们。那么多年了,晚不认,早不认,偏偏这个时候。”

何斐儿说完顿了顿,指着李穗兰又继续说道:“还有你,别在我家门口撒泼,我爸要想娶你,早就娶了,何必等到现在。”

李穗兰刚想说什么,何斐儿却在这时候大声喝道:“吴妈,通知保安把这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轰出去,何家别墅不是嘴贱的人骂街的地方。”

李穗兰刚走出何家别墅,天就突然乌云盖顶,树木摇摆,豆大的雨滴就落了下来。

李穗兰和何焉知被淋成了落汤鸡,何焉知这时候也冷冷地开口:“那个何斐儿得意什么啊,一副大小姐的样子。”

李穗兰却摸了摸脸上的雨水,恶狠狠地说道:“这何家我一定会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的。”

雨停之后,何焉知就拿过李穗兰的包,进了公共洗手间,出来之后就换上了一条轻纱淑女裙。李穗兰则换上了一件旗袍,两人趾高气扬地回到了她们的小公寓。

何斐儿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弄走了李穗兰母女,她的心底无比地畅快。可这时候肚子却咕咕作响,她摸了摸肚子,怎么一下那么饿。

她伸手玩起了屋檐滴落的水,分散注意力。就在这时候,保姆从里屋走了出来。“小姐,饭做好了,进屋吃饭吧。”

“知道了,这就来。”

何斐儿应了一声,走进了屋里。瞧见桌上摆的都是她爱吃的菜,何斐儿顿时眉开眼笑。

她吃完饭,决定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

说干就干,她立即从衣柜中找出了一条淑女裙穿上,并把毛躁的头发用卷发棒捋直,编上辫子,把头发挽在脑后。站在落地镜前一看,再也不是那个毛毛躁躁的野丫头,而是有有了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