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重生先生你心动了by楠竹-楚辞洲何斐儿小说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娇妻重生先生你心动了》的主角是楚辞洲何斐儿,由网络人气作家楠竹为您提供小说娇妻重生先生你心动了的精彩节选:江越景回到公司后,发现何斐儿果然在他办公室旁的会客厅等着。

《娇妻重生先生你心动了》精选:

江越景没有回答那个司机,只是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艾琳,通知名城那边的人项目洽谈取消。若还有意向再合作,改日再谈。”

就连接电话的艾琳也微微一愣,一向言出必行的江越景,何时这样临时变卦过,难道是因为何斐儿那小丫头,她不由地皱了皱眉。

江越景回到公司后,发现何斐儿果然在他办公室旁的会客厅等着。

只是此刻的何斐儿估计是因为没有睡好,此刻正在会客厅的椅子上打盹。看得出来她发丝有些凌乱,脸上微红,想必是急匆匆赶到公司的。

感受到强烈的窥视感,何斐儿睁开了眼睛,看到门口没有任何表情的江越景,猛然站了起来。

江越景看到何斐儿醒来后,感觉他此刻全身笼罩着冰冷的气息,以为他因为她大半夜将他从去机场的路上叫回来而生闷气,立刻就走出会客厅,追了出去。

此后的时间里,江越景喝水,她跟着他,去拿个文件跟着他,就连他去上个厕所,也尾随其后。

就这样被何斐儿跟了许久,江越景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这么着急叫我回来?”

何斐儿本来以为江越景会兴师问罪,但听到江越景这样话,心底的慌张缓和了一点。

“江总,我以为你会问我那个合作有什么问题。”

江越景没有立刻回答何斐儿,只是泡了一壶茶,将何斐儿带进了办公室,才淡淡地闻道:“你以为我要合作的公司,我不调查清楚么。说吧,你叫我回来的真正缘由是什么?”

何斐儿想了想,决定把噩梦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江越景。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去往名城的飞机失事,还梦到你在一个黑暗山洞里满身是血,怎么也叫不醒。我很担心,所以就将你叫回来了。”

江越景看着何斐儿那一脸认真的样,无奈地摇了摇头。

“何斐儿,梦里的事情当不得真的。”

他说完之后,就没有再和何斐儿说话,只是速度地处理桌上余下的文件。

两小时过后,他桌上的手机传来一条新闻推送。

江越景听到手机响声,以为是什么重要消息,便拿起来看了看。

那新闻上面写着去往名城的飞机意外坠落,暂未找到生还者。

江越景不由地瞪大了双眼,抓住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如果不是何斐儿,说不定他现在就不能坐在这里了。

他站了起来看到何斐儿正在旁边的椅子上继续打瞌睡,但还是忍不住伸手碰了碰何斐儿。

“何斐儿,你醒醒。”

何斐儿醒了睁开眼后,揉了揉眼睛,猛然打了一个哈欠。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江越景什么也没说,直接将手机都给了何斐儿。

何斐儿看完手机上的新闻,震惊到说不出半句话。

“你确定是做梦梦见的,你还对谁说起过这个事情?”江越景还是难以置信,所以再确认一遍。

何斐儿拍了拍自己自己的胸口,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摇了摇头说道:“我真是做梦梦见的,就只告诉了你一个人。”

江越景难得脸上有了笑意,但却在这时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记住,这件事情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何斐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江越景,就因为昨晚的事情,江越景便请何斐儿吃早餐。

与此同时,李穗兰一大早更是带着何焉知来到了何家别墅。

出门买菜的吴妈看了李穗兰一眼,李穗兰便没有前几日的大吵大闹,只是象征性地地说道:“你好,麻烦你进屋告诉老何一声,就说李穗兰来找他。”

吴妈看了李穗兰一眼,目光里充满了不屑与鄙夷,可她还是走进别墅。

“先生,门外有个叫李穗兰的找您,还带着一个女娃子。”

何凌源穿好衣衫从卧房里面走了出来,因为听到李穗兰的名字,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只是眉头皱了皱说道:“请他们进来吧。”

李穗兰牵着何焉知走了进去,可走进去之后,何焉知一直掰着手指地跟随在李穗兰身后,装的那叫一个楚楚可怜。

不过何凌源是什么人,那可是个人精。他也李穗兰来找他一定别有目的,所以他还不会一开始就同情心泛滥。

何焉知和李穗兰进屋之后,也没敢找地方坐,直到何凌源发话才敢随着李穗兰坐下。

“你们坐吧,吴妈沏茶。”

何凌源说完之后,看了李穗兰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穗兰,你这次来找我,是因为什么事?”

李穗兰看向一旁的翘着二郎腿,气定神闲何凌源,随后低下了头,随后叹了口气说道:“老何,先前是我太跋扈,趾高气扬。但这一次,我诚心求你,看在咱们往日的情分上,照顾焉知。”

何凌源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他只是缓缓地放下茶杯,语速缓慢地问李穗兰。

“发生了什么事?”

李穗兰看向一旁的何焉知,捋了捋何焉知的发丝。

“老何你也知道,焉知是你的女儿。那么多年,我也一直没有来纠缠你。可最近我查出了我得了这病,所以想将焉知托付给你。”

李穗兰说完从包里拿出了一张诊断书放在了茶几上,何凌源伸手将诊断书拿了过来。

只见那诊断书上面写着各项指标都呈阳性,诊断书上面的结果是胃癌晚期。

何凌源看着曾经陪伴过自己的李穗兰,又看了一旁的何焉知,张了张唇,正想说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了汽车声,紧接着门口响起了行李箱拉动对我声音。

“笃笃……笃…笃”

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人未到,声先到,一阵温润磁性的男声传入众人的耳朵。

“爸,我回来了。”

何凌源将诊断书放在桌上,看向门口。

只见何煜笑容满面,左手拎着一个行李箱,右手挎着一个挎包走了进来。